<u id="ljra9"></u>
  • <tt id="ljra9"></tt>
    <wbr id="ljra9"></wbr>
    1. 評點淮劇
      · 淮劇視點
      · 論文發表
      劇團榮譽

      先進集體

      個人榮譽
      淮劇特輯
    2. 此欄目下沒有文章
    3. 我們的團隊
      ·國家一級藝術監督  徐建東
      ·國家二級作曲  周學伍
      ·國家二級演奏員  宋步宏
      ·國家二級演員  王 磊
      ·主任舞臺技師  陳明
      ·國家一級編劇 陳明
      ·國家一級導演 蔣宏貴
       
      您現在的位置: 鹽城市淮劇團 >> 評點淮劇 >> 淮劇視點 >> 正文  
      《煙村三月》細節的魅力
      作者:佚名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3810    更新時間:2012-3-29
      我們的戲劇要引人入勝、發人深省,首先需要在劇本結構的謀篇布局上統籌,從宏觀大局來考慮情節的安排、矛盾的展開、人物的塑造、立意的開掘。但是光有這還不行,還需要微觀上的巧構,注重細節的運用,使戲更血肉豐滿、生動感人。

          細節,是文藝作品的血肉,是來自生活母體的活性細胞。細節,既包含人物行為舉止、表情語言,也包括劇中出現的物品道具。一個作品往往因為有了獨特的細節而獲得藝術生命。陳明是一位善于運用細節的劇作家。他創作的大型現代戲曲《煙村三月》,以鮮明的人物形象和時代特色、濃郁的生活氣息和詩情畫意、獨特的故事情節和細節魅力,榮獲第四屆江蘇省戲劇文學獎一等獎和第七屆江蘇省錫劇藝術節優秀編劇獎,并已入選2005-2006年度江蘇省舞臺藝術精品工程精品劇目。讓我們走近陳明筆下的藝術世界,瀏覽《煙村三月》的江南春色,去領略畫龍點晴的細節魅力。

          一只香袋,構成情節的鏈條。大幕拉開,小雨——一個流浪兒的形象出現在觀眾面前:她蓬首赤足,衣衫不整,脖子上掛著一只香袋,尾隨著說書人田茂林回家。田茂林的兒媳玉蘭一見小雨就欲收留她。玉蘭表面上是遵從“忠厚傳家遠”的家訓,認為“這么做也是行善積德”,實際上有自己的算計:剛開張的玉蘭茶館需要公爹說評彈招徠顧客,“要是將來這小丫頭和公爹來個老少搭檔唱評彈,茶館能不爆棚嗎?”后來,田家人從小雨的香袋中發現她母親的遺書,才知小雨是艾滋病患者的遺孤。此刻,小雨的命運發生陡轉:玉蘭出爾反爾,堅決反對收留她;而田茂林卻從反對玉蘭收留、利用小雨到執意要留下小雨……全劇緊緊圍繞小雨的去留問題鋪排情節、展開矛盾,而香袋則成了小雨起伏跌宕的命運際遇的轉折點和戲劇情節發展的連結點。身份的暴露使小雨不得不離開田家。是田茂林在菜花地撿到了失落的香袋,找回了小雨,給了她一個家。但是,當村里人像躲瘟神一樣躲避小雨,玉蘭茶館因此關張,一家人因而她爭吵失和時,她兩次被迫離家出走。香袋又成了思念親人、抒發情感的寄托。如小雨第二次出走,玉蘭冤枉她偷錢之事澄清后,先敬她三杯酒道歉,后訴說因收留她遭受社會歧視的痛苦,求她離家。小雨從香袋中取出了鑰匙還給玉蘭,走出了家門。風雨之夜,電閃雷鳴,小雨奔跑在水鄉泥濘的小路上。她聽到了田爺爺的呼喚聲,心情復雜,想見又怕見,有家亦難回,進退皆無路,去留欲斷魂。她手捧香袋,百感交集,唱出了滿腔辛酸,唱出了心中對親人的思念對家的向往。最后,全村人在湖蕩蘆葦灘找到了奄奄一息的小雨,只見她掏出香袋,里面珍藏著為玉蘭治病的九顆珍珠。面對她的真誠,玉蘭震撼了,全村人震撼了。香袋寄托著情義,化解了矛盾,并把劇情和情感推向了高潮。

          兩件夾克,引發沖突的契機。玉蘭初見小雨,就把一件式樣與兒子南南相同的夾克衫送給了她。一是表現了她鄉村女性善良的本性:“唉,她是個孤兒。你們看,這孩子穿上這件衣服,和南南站在一起,活像一對龍鳳胎了!倍强坍嫵鲇裉m精明的性格,她留下小雨的打算是:“將來南南上學有個伴,我們老了還多個人照應,等于多買了一份養老保險!”然而風云突轉,為把小雨趕出家門,玉蘭想方設法找機會。她發現自己的衣袋內少了50元錢,恰好又在小雨的夾克衫里翻出了50元錢,便認定小雨是小偷,要將她趕出家門。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使小雨感到意外,連要保護她的田茂林也震怒了。就在這關鍵之時,南南來了,說出了真情:50元錢是他拿的,還打了借條。作者用兩件式樣相同的夾克衫這一細節,制造了一場戲劇性的誤會,激化了戲劇人物的矛盾沖突,同時又刻畫了人物的性格,取得了一石二鳥的藝術效果。

          三本圖書,豐富人物的塑造。戲劇創作的過程,是劇作家選擇準確的細節,把人物性格塑造得生動、真實、豐富的過程。玉蘭的丈夫阿根,自小雨進家之后,就沒過一天安穩日子,處在“老鼠鉆風箱——兩頭受氣”的境地。在對待小雨去留的問題上,阿根既不敢得罪父親,又不敢得罪妻子,從不正面表態,而以他獨有的方式周旋于父親與妻子之間。當妻子下最后通牒逼著他去說服父親趕走小雨時,阿根不緊不慢、不急不惱,拿出介紹防治艾滋病的圖書和宣傳畫,忽悠妻子:“他是我爸,我既不能打,又不能罵。讓他學習,白天學,晚上學,往死里學!這張宣傳畫,我貼到后屋去,讓他白天看,晚上看,往死里看!”說得玉蘭激動不己。阿根又有同樣的方法,送同樣的書、說同樣的話,忽悠得父親舒心大笑。后來,竟然出現了田家公爹和兒媳每人手里都拿著相同宣傳資料的喜劇場面。阿根送書送畫的舉動啟發了田茂林,他編寫了一段彈詞開篇,又挨家挨戶送書送畫,宣傳防治艾滋病知識。三本圖書一段戲的細節,生動地塑造了阿根善良懦弱卻外憨內秀、外柔內剛的性格特點。

          四用三弦,深化主題的內涵。細節的作用,不僅僅在于溝通人物之間的聯系,增加人物的真實感,還可以強化主題思想,使時代精神得到充分的反映。主人公田茂林以評彈說唱為生,他把手中頗有來歷的三弦奉為鎮家之寶。三弦,是他的職業依靠,而刻在三弦之上的“忠厚傳家遠”五個金字,他更是視若祖訓、刻骨銘心,是他的精神依托、靈魂所在。全劇四次運用了三弦這個中心道具。他用手中的三弦彈奏出人間的悲歡離合,呼喚著人間最美好的東西——忠厚、善良、仁愛。他對小雨由憐憫、同情到關助、關愛,把她當做親孫女看待。南南要小雨舉靶,用彈弓誤毀了三弦上的金字,也打傷了小雨的手,引得從未對孫子發過脾氣的田茂林大發雷霆。他并不是心痛被損壞的金字,而是痛感小雨的人格沒有受到應有的尊重。由于兒媳玉蘭的冷落歧視和刁難干預,小雨被逼出走,田茂林氣得砸斷三弦,仰天長嘆:“忠厚傳家遠”這五個字,我田茂林不配!使玉蘭受到震動和轉變。當小雨拿她母親臨終前珍藏的50元買來金粉、修復了三弦上的金字時,也修復了田家親人們的親情。這正是:撫琴,高山流水;傷琴,曲徑通幽;砸琴,峰回跌宕;修琴,柳暗花明。圍繞三弦所精心設計的情節和細節,可謂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深化了《煙村三月》的主題思想,增強了藝術感染力。
    4. 上一篇文章:

    5. 下一篇文章:
    6.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淮劇論壇
      版權所有:鹽城市淮劇團 地址:鹽城市鹽都新區乾坤南路1號 郵編:224005
      聯系電話:0515—88438486 傳真:0515—88406855
      Copyright @ 2011 鹽城市淮劇團,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備案號:蘇ICP備10006542號-2
      年轻的妺妺A片,公车粗大缓缓挤进诗晴,3D精_液_检查动漫手机观看

      <u id="ljra9"></u>
    7. <tt id="ljra9"></tt>
      <wbr id="ljra9"></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