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ljra9"></u>
  • <tt id="ljra9"></tt>
    <wbr id="ljra9"></wbr>
    1. 劇目集錦
      · 古裝劇
      · 現代戲
      · 折子戲
      · 小淮戲
      劇團榮譽

      先進集體

      個人榮譽
      淮劇特輯
    2. 此欄目下沒有文章
    3. 我們的團隊
      ·國家一級藝術監督  徐建東
      ·國家二級作曲  周學伍
      ·國家二級演奏員  宋步宏
      ·國家二級演員  王 磊
      ·主任舞臺技師  陳明
      ·國家一級編劇 陳明
      ·國家一級導演 蔣宏貴
       
      您現在的位置: 鹽城市淮劇團 >> 劇目集錦 >> 現代戲 >> 正文  
      舞臺劇《十品村官》劇本
      作者:陳 明    文章來源:陳 明    點擊數:5102    更新時間:2013-3-23
        

      十品村官


       

            【九十年代末,嶄新的二十一世紀就在眼前。

           【蘇北里下河地區,隨處可見這樣一些說不出名字的小村莊。

           【故事發生的時候,離小村不遠的地方正在修建一座飛機場。村里的男人都到江南打工去了,留在村里的都是些老弱病殘、婆婆媽媽。于是,這個機場邊上的女人村里就有了故事。

           

         

           

              田來順    二十多歲,村民小組長。

            徐干娘   年近花甲,黨支部委員。

            李彩珠    二十多歲,養狐專家。

                  二十多歲,田來順的未婚妻,幼兒教師。

            譚二爺   六十多歲,退休的民辦教師,徐干娘的丈夫。

            劉六媽    五十多歲,鄉村接生婆。

           

                村口碼頭。

                【一陣飛機起飛的轟鳴聲劃破長空。

                【童謠聲傳來:

                        過年了,放鞭炮,

                        正月十五鬧元宵。

                        爸爸出門賺鈔票,

                        媽媽在家帶寶寶。

                【幕內聲:“走好了!”“寫信回來呀!”“小月, 來順不回來,我們就開船了!”

                【小月提行李上。

           (向內喊)哎!不忙開船,我家來順還沒有回來呢!唉,真急死人了!

               正月半,團圓的湯團才吃過,

                     男人們,又要到江南去干活。

                     家家少了頂梁柱,

                     村里成了女人窩。

                     三天前眾人討要集資款,

                     村里面上下鬧成粥一鍋。

                     徐干娘又氣又急動肝火,

                     來順他挺身而出平風波。

                     獨自進城找債主,

                     至今未歸卻為何?

                     只怕他討債不成闖下禍,

                     耽誤了南下打工損失多。

                【劉六媽提籃子匆匆上。

      劉六媽    小月呀,你憑什么不讓開船?

            來順進城討債還沒有回來呢。

      劉六媽    我家二狗子與江南的老板已簽了合同,要是違了約,抵押金就全泡湯了。再說,總不能等他一個人,耽誤了大家呀!

           來順也是為大家辦事嘛!當初集資款被騙,可是你家六爺當組長時捅下的紕漏。

      劉六媽   少廢話,這件事我男人也是受害者!

               提起集資老陳賬,

                     細說內情淚汪汪。

                     我男人當初做組長,

                     事事要聽徐干娘。

                     村里窮得叮當響,

                     她還要甩開大步奔小康。

                     譚二爺出謀劃策辦工廠,

                     我男人請來大款進村莊。

                     哪知道黑心的老板;,

                     騙走了集資款人心惶惶。

                     害得他躲到外鄉去流浪,

                     這件事責任全在徐干娘。

               【徐干娘抱著一捆書籍拄拐杖上。譚二爺隨上。

      徐干娘   六媽啊,你又在說我什么壞話呀?

      劉六媽   沒說什么,沒說什么。

      徐干娘   當面不說,背后亂說,就是自由主義了。

               【幕內聲:“干娘──干娘──”

      徐干娘   大侄子,大外甥,老少爺們!大伙過了節出去打工,要多加保重。三餐茶飯要按時,天氣冷暖要小心。沒事,弄個書讀讀、電視看看、廣播聽聽、小平理論學學……想老婆的話,《電影畫報》翻翻。小平同志說:貧窮不是社會主義!想致富,就不要想老婆。

               【幕內一陣笑聲。

      譚二爺   后面的話不是小平同志說的,是她胡謅的,不算數,不算數。

      徐干娘   嘿嘿……對對對,不算數,不算數。老譚,放兩個通天炮,送親人上路。

      譚二爺   黑翠,放兩個通天炮。

      劉六媽   干娘有令——開船了!

               【鞭炮聲、馬達聲響起。

               【徐干娘、譚二爺下。

      劉六媽   (突然想起 )二狗子,把干糧帶上,狗小伙哎……(下)

               【小月負氣地一腳踢翻行李。

               【幕內聲:“來順回來啦”!

               【田來順上。

      田來順   小月!

           來順,你還知道回來呀?船都開走啦!

               【徐干娘、譚二爺、劉六媽上。

      徐干娘   來順,這次討債怎么樣呀?

      田來順   干娘!這樣吧,還是讓我慢慢地從頭說起——

               (唱)此番進城去討債,

                     無限感慨填滿懷。

                     現如今債主見人三分矮,

                     欠債的成了大總裁。

                     公司老板他姓戴,

                     要錢他就裝癡呆。

                     把我當作足球待,

                     一腳過去一腳來。

                     逼得我以毒攻毒治無賴,

                     到街上做了一塊標語牌。

                     上寫著“他欠我村五萬塊”,

                     跟著他高舉標牌緊緊挨。

                     他辦公我就一旁站,

                     他回家我就睡門臺。

                     他上廁所我蹲門外,

                     他赴宴我高舉標牌把道開。

                     我來個笑咪咪、口不開,

                     挺直腰桿大步邁,

                     弄得他眼發直、嘴巴歪,

                     人前不敢把頭抬。

                     想賴沒法賴,

                     向我來攤牌。

                     公司一身債,

                     賬上沒錢財。

                     和尚能逃廟還在,

                     我急中生智巧計來。

                     抓到籃里就是菜,

                     集資款連本帶利追回來。

      徐干娘    好!干娘沒有白疼你。

      譚二爺    高!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劉六媽    絕!你寶寶這一手真絕了。那錢呢?

      田來順    錢呀,你們看——都堆放在那邊的板車上呢。

                【劉六媽、譚二爺、小月下。

                【稍傾,驚叫聲一片。劉六媽、小月復上。

      劉六媽    沒得命了,五萬塊變成狐大仙了。

            來順,你怎么把狐貍弄回來了?

      田來順    姓戴的是個皮包公司,一分錢都沒有。我就把他販來的一批進口狐貍拉回來抵債。

      徐干娘    這東西能算錢嗎?

      田來順    干娘,這母狐產仔,一只就是五百塊,一年就能翻兩番。(從挎包里拿出幾本書)這里都是養狐的書籍,我馬上分到各家各戶去……

      劉六媽    你這是夢想呀!昂笙伞蹦苈犇氵@樣玩嗎?村里全是婆婆媽媽,本來陰氣就盛,又請來一趟狐大仙,不成了陰曹地府了嗎?

            來順,你也算完成任務了。走,馬上動身,到江南打工去。

      劉六媽   (攔)慢!把“狐大仙”換回現錢再走!鄉親們哪,你們也說說直話哪!

                【幕內聲:“來順不能走”!拔覀円F錢,不要狐貍!”

      徐干娘    大喝)吵什么?我還在這里呢。

      譚二爺翻看書本慢悠悠地上。

      徐干娘   對譚)哎呀,你還真沉得住氣。這件事,你看呢?

      譚二爺    欲耳語)依我看……

      徐干娘    你聲音大些好不好?

      譚二爺    掃視眾人)嘿嘿,你們是不是先回避一下?

      劉六媽    盛相!我們旁聽不插話唄。

      徐干娘    這是研究工作,你們能聽嗎!

                【田來順、小月、劉六媽下。

      譚二爺    這群狐貍弄得好就是棵搖錢樹。

      徐干娘    怎么弄法呢?

      譚二爺    把來順留下來養狐貍。

      徐干娘    他肯嗎?

      譚二爺    讓來順當村民組長。

      徐干娘    照你這么說,我這個七品芝麻官該讓位了?

      譚二爺    七品是縣長。

      徐干娘    那我是八品……

      譚二爺    八品是鄉長。

      徐干娘    那就是九品。

      譚二爺    九品是村長……你呀,村民小組長是十品!

      徐干娘    噢,是十品……哎,來順能行嗎?

      譚二爺    能行!這次追討集資款就是你對他的考驗——拖了幾年的陳賬被他要回來了。這個孩子聰明在骨子里,內秀!

      徐干娘    小月能同意嗎?她還指望來順打工苦錢蓋新房,早點成親呢。

      譚二爺    小月的思想工作我來做。

      徐干娘    那好!退下來,這一次我徹底退下來。老頭子……

      譚二爺    跟你說過多少回了——在外面要喊老師,或者叫老譚。

      徐干娘    酸哩巴嘰的。

      譚二爺    這樣顯得有文化。來順哪,你干娘有話說。

                【田來順、小月、劉六媽上。

      徐干娘    來順哪,我同老頭子……呃,同你老師商量過了,從今天起,你留下來當村民組長!我馬上向村黨支部匯報一下。

      田來順    大驚)啊,叫我留下來當組長?

      徐干娘    小來順哪,我把這副重擔交給你,是黨對你的信任。十品官雖小,責任可不小!

      劉六媽    村里全是婆婆媽媽,你又弄回一群狐貍,徐干娘老了,你不留下來能行嗎?

            你少說風涼話。來順,我送你走。

      徐干娘    來順哪,這件事,就這么定了!

      田來順    這……

                小月要我江南走,

                      干娘令我村里留。

                      本以為狐貍抵債露一手,

                      哪曉得十品烏紗套上頭!

                      原指望江南再干兩三載,

                      讓小月婚后住進小洋樓。

                      這一來女人村里當留守,

                      陪伴著一群狐貍、一趟婦女、

                      張長李短、婆婆媽媽、

                      是是非非、雞爭鴨斗,

                      就如同深水井里困老牛。

                      左右為難難張口,

                      不知是走還是留.

            你走是不走?

      田來順    我不敢走。

      徐干娘    你留是不留?

      田來順    我不想留。

      譚二爺    你寶寶總不能吊在半懸空吧?

      田來順    我……我想先睡上三天三夜!

                【切光。

                   

                【河邊碼頭。

                【譚二爺用拐杖拉徐干娘上岸。

      譚二爺    老徐啊,當心,當心……(替徐干娘捶腰)老毛病又犯了吧?

      徐干娘    你看,水都從秧池里漏出去了。小來順雖然留下來了,看來還不安心哪,我還不能丟手不管呢。

      譚二爺    既然退下來了,你就好好養養身子。好歹我還有幾百塊退休金,也跟城里人學學——旅旅游,拍拍照,度度蜜月,找找感覺。

      徐干娘    你打算去哪里旅游?

      譚二爺    當然是大城市。

      徐干娘    哪個大城市?

      譚二爺    明天就動身,上鹽城!

      徐干娘    算了,算了,村里來了一群狐貍,莫說上鹽城,就是上京城我都找不到感覺。我看,等村里富起來,要去就去北京城,看看毛主席當年辦公的地方,順便在天安門前補拍一張結婚照。

                【切光。

           

                【田來順家的小院。

                【隱隱傳來敲鑼聲和譚二爺的吆喝聲。

                【田來順捧著書本,正要打瞌睡。

            進城討債惹下禍,

                狐貍進了女人窩。

                留下來順當組長,

                陰差陽錯麻煩多。

                【譚二爺上。

      譚二爺    來順哪,來順……(猛敲一下鑼

      田來順   驚醒)二爺啊,你還把人嚇死了呢!

      譚二爺    你看你,像個什么樣子。把衣服穿穿好,準備開會!

      田來順   開會,開會,人呢?

      譚二爺   人哪,不談了——打麻將的,甩拍克的,紅辣椒同婆婆斗嘴,黃菜花睡懶覺,蘭英子說頭疼,白菜心喊沒空,黑翠說……嘿嘿,說了你寶寶莫生氣啊,她說你是被窩里數腳趾頭……

      田來順    什么意思呀?

      譚二爺    算幾把手呀!

      田來順   )各家各戶聽清了,本組長今天開會,也沒有什么大事,就是你們各家各戶前來領集資款,過時不候啊……

                【幕內一陣騷亂:“來啦,來啦!”

      田來順    二爺啊,看看那個紅黃藍白黑來了沒有?

                【幕內聲:“到了,到了!”

      田來順    本組長今天請大家來開會,關于前年辦廠的集資款,今天跟大家兌現——各戶按集資款多少,把狐貍領回去。

                【幕內吵鬧聲:“我們不要狐貍,要現錢……”“小來順,你算老幾?你說話不算數!”

      田來順    對對對,我把狐貍分掉了,說話就不算數了。下午我就動身,去江南打工了!

                幕內眾回應:“我們不要狐貍”!皝眄槻荒茏!”

      譚二爺    心領神會)既然知道來順不能走,為什么不聽話?聲音大些回答。

                【幕內眾婦女叫聲:我們聽話,我們聽話!

      田來順    這么說,狐貍不能分?那好,我們集體辦個養狐場!各家的集資款統統入股。

                【幕內鼓掌聲。

      田來順    不過,從今天起,本組長要跟你們約法三章!

                第一條孝敬長輩不吵架,

                      這工作由我來順親自抓。

                      第二條禁止賭博麻將打,

                      譚老師早晚巡邏嚴督查。

                      第三條齊心協力辦狐場,

                      全村人風險共擔不分家。

                      誰要是陽奉陰違有變卦,

      譚二爺    休怪我將狐貍送到你們的家。

      田來順    各位,剛才跟大家說的這三條能不能做到哇?(大喝)聲音大些回答!還有,從今天起,老師擔任我們養狐場的顧問!大家鼓掌。

      譚二爺   一愣)小來順,你拿我玩什么呀?

      田來順    二爺啊,風險共擔嘛!

                【劉六媽提著接生用的小包袱上。

      劉六媽   (訕)嘿嘿,狐貍顧問,提拔三寸。譚二爺啊,你是小媳婦進產房──升啦!

                【幕內大笑聲。

      田來順    六媽,你不開會!夾個包又到什么地方去?

      劉六媽    前橋有個孕婦到腳下了,我去望望。(欲下

      田來順    等等!六媽,你這種老方法接生很不安全,要是出了問題誰負責?

      劉六媽    嘿嘿,接生、打胎,你六媽是個行家。

      田來順    嚴肅些,先開會!

      劉六媽    小來順,你同我擺什么架子呀!我家老六當組長的時候,你寶寶才穿開襠褲呢,你小時候喝過六媽我的奶,你忘記了嗎?(欲下

      田來順    站!剛剛約法三章,你眼一翻就不認賬了?老師,她家的狐貍讓她領回去。

      劉六媽    !狐貍進了家,不把人嚇死,也把人熏死。

      田來順    看把你嚇的,狐貍只吃小雞,它又不吃人。

      劉六媽    頭可斷,血可流,狐貍我不要,堅決不退股!

      田來順    這件事情,就這么定了!

      譚二爺    來順,六媽又沒說不開會,更沒有說不服從你領導。

      劉六媽    對呀,我又沒說不開會,我又沒說不服從領導!

      田來順    好,好。(將一摞書遞給她)六媽,那我就感謝你支持我工作了。這是養狐的書,你先拿著。各位,下面由我為大家授課。(轉對觀眾)我也是現炒現賣,摸石頭過河!各位起立,目標養狐場,向右轉,齊步走!一二一,一二一!

                【田來順、譚二爺下。

                【徐干娘、小月、李彩珠上。

      劉六媽   將書丟在桌上)我哪里有這個閑情,奶奶我還有正經事呢!

      徐干娘    六媽,來順呢?

      劉六媽    上課了。就是上狐大仙的課。(

      徐干娘    小月,你先照應客人,我去看看。(

      李彩珠    (環顧四周)小月,這就是田來順的家?

            對。

      李彩珠    那你就是這里的女主人了?

            羞澀地)不,我們……日子還沒有定下來。本來他要出去打工,干娘一定要他留下來,F在好了,如果你能將這群狐貍買下來,他也就可以脫身了。你請坐,我去把來順叫來。(

      李彩珠    田來順……一別多年,沒想到今天在這里重逢。

                驟聽得來順二字心潮漲,

                      一霎間思緒萬千意彷徨。

                      憶往昔同窗三載同志向,

                      我與他同桌友情不能忘。

                      那一年一起高考他落榜,

                      別校園義無反顧回家鄉。

                      我勸他來年再考莫磋砣,

                      他卻說猛虎不嫌山林荒。

                      我知他木棗面軟骨頭犟,

                      奔東西依依惜別長堤旁。

                      臨別前他贈圓鏡把詩題,

                      從此后音訊漸稀各一方。

                      幾年來鏡中,F來順樣,

                      我惟將默默心語化詩行。

                      現如今同桌好友重相逢,

                      來順他別后境況費猜詳。

                【李彩珠坐于桌前,對鏡抹口紅。

                【田來順上,尋找桌上書本。

      田來順    咦!書呢?

                【李彩珠遞書過去。

      田來順   一驚)彩珠......

      李彩珠    怎么,不認識老同學了?

      田來順    你這身打扮,我還真不敢認了。

      李彩珠    你也不是當年的小分頭了,是不是早把我忘了?

      田來順    哪能忘了呢?前些天,我還看到報紙上介紹你農大畢業后,去南方闖蕩了三年,搏擊商海,事業有成,恐怕早把我忘了吧?

      李彩珠   把玩著小鏡子)也許吧!

      田來順   指小鏡子)怎么,到現在還用這過了時的小鏡子?

      李彩珠    哦,這可是高中畢業時,一個同學贈送的紀念品。

      田來順   搶過鏡子)彩珠,要照鏡子,我去拿面大的給你。

      李彩珠   大笑)老同學,我看你,比在學校里的時候狡猾多了。不不,是成熟多了。怎么樣,你這些年……

      田來順    這些年,你在外面轟轟烈烈,我在家鄉也小有成績。呶,辦起了這片大型養狐場。

      李彩珠    那你就是大場長了。

      田來順    不大不小,法人代表。

      李彩珠    那好,我們合作!

      田來順    好!

      李彩珠    我出六萬塊,買下你們的種狐。你正好還了鄉親們的集資款!

      田來順    謝謝,謝謝!

      李彩珠    我還要再買下你們的養狐場。

      田來順    彩珠,你是不是看在我們過去是同學的情份上,真心實意拉我一把?

      李彩珠    常言道,生意場上不言情,賠本的買賣無人做。

      田來順    那是為什么?

      李彩珠   剛才我進村路上放眼望,

                     看不夠魚米之鄉好風光。

                     女人村風水寶地前景無量,

      田來順   你莫要嘲笑我們窮家鄉。

      李彩珠   你看那村前河道多寬敞,

                     望村后發展養殖有湖塘。

                     更喜那高速公路已在望,

                     貼村邊又在興建飛機場。

                     在這里投資開發很理想,

                     我決定興辦大型養狐場。

      田來順   (唱)原來她肚里有本明細賬,

                     并非是友情為重將我幫。

                     李彩珠云頭上下棋有高著,

                     她真是實實在在不尋常。

                     我這里靠船下篙慢慢淌,

                     看準風向把帆揚。

      李彩珠    來順,這是合同書,我們是不是可以成交了?不過,你還得留下來。將來,這里成了我們公司的分場,就由你來主管。

      田來順   旁白)乖乖,她把我和狐貍一同收購了。(轉對彩珠)還有呢?

      李彩珠    我發現這一帶湖塘里,生長著一種特殊的藻類,這可是極品種狐的上等飼料,無本資源,取之不盡。

      田來順    又看中地盤了。還有呢?

      李彩珠    要想做強做大,必須搞皮貨深加工。

      田來順    還有呢?

      李彩珠    那邊機場一通航,產品還可以打到外國去。

      田來順    還有呢?

      李彩珠    如此好的環境,定能吸引外商來投資。

      田來順    還有呢……

      李彩珠    哎,再問下去,我可要收你的信息咨詢費了。哈哈……

      田來順   一番話捅開心窗透底亮,

                     我如同干枯的禾苗沐瓊漿。

                     沒想到財神老爺從天降,

                     我卻是錯把金條當蘆樁。

                     這幾年尋求致富四處闖,

                     沒想到機遇就在我身旁。

                     這真是手捧金碗求施賞,

                     我何不立足本土求自強。

                     暗暗盤算我豁然開朗,

                     這交易我還需

                     從長計議、細細衡量、

                     冷靜思考、反復相商、

                     機遇面前、抓住不放、

                     重新審視、再作主張,

                     田來順黑夜磨刀終于見亮光。

      田來順    彩珠啊,信息咨詢費照付。不過……狐貍我不賣了!

      李彩珠    你是嫌我的報價低了?

      田來順    不是。

      李彩珠    哪是不愿在我手下打工?

      田來順    嘿嘿,你能不能……到我這邊來?我高薪聘用。

      李彩珠    啊呀呀,你真比在學校成熟了。既然這樣,我們合作。但有個條件——我以技術參股,還要控股。怎么樣?

      田來順    老同學,你這個條件是不是有點兒苛刻了?彩珠, 中國即將入世,做生意要遵守游戲規則,更何況我們還是老同學……

      李彩珠    同學歸同學,生意歸生意嘛。

      田來順    那我只有聽毛主席老人家的話了——獨立自主!

      李彩珠    也好,拿來吧……

      田來順   掏出小鏡子)你要是早來我們村就好了。你看,這面鏡子背面的四句詩……

      李彩珠   背誦)請得春雨漫天灑,來燕歸鴻入農家,我本鄉間一撮土,村野處處發新芽!對不對?

      田來順    你再想想,每句詩的第一個字……

      李彩珠    請、來、我、村!對不對?

      田來順    你懂我的意思?

      李彩珠    (苦笑)我那時的選擇,就是要到外面去闖世界。

      田來順    現在不是又回來了?

      李彩珠    人生就是這樣,來來往往啊。不談這些了。今天來到這里,我看中了這片土地,更看中了你這個人!

      田來順    彩珠啊,我……我這個人沒見過大世面,都被你說糊涂了。

      李彩珠    你呀,是難得糊涂。

                【小月上。

                【田來順藏起了鏡子。

            你們認識?

      田來順    同學,老同學。

      李彩珠    還是同桌。

            熟人好說話,我們的狐貍……

      李彩珠    我不買了。

      田來順    我不賣了!

            為什么?

      田來順    小月,(輕聲)我們的機會來了。

            機會?賣掉狐貍不是明擺的機會!你還有什么機會?

      李彩珠    機會面前人人平等嘛。祝你成功,我走了。

      田來順    我送送你。

      李彩珠    不必了,我想你會來請我的。

      田來順    也許我會用專車接你來為我們養狐場剪彩呢。

      李彩珠    那我一定恭候你的專車。ㄉ焓郑┠脕戆。買賣沒做成,你總不能拿我的回扣吧!

      田來順    噢噢……(遞鏡子)給你。

                【李彩珠下。

                【小月專注地看著這一切。

            你們……你們剛才說的什么外國話,我怎么一句都聽不懂?小鏡子是什么意思?

      田來順    沒什么,沒什么。

                【徐干娘上。譚二爺、劉六媽隨上。

      徐干娘    來順,客人呢?

      田來順    噢,她走了。

      徐干娘    這下可好了,還了鄉親們的集資款,我這塊心病也就根除了。六萬塊什么時候兌現?

      田來順    干娘,剛才我臨時決定,狐貍不賣了。

      徐干娘    你怎么說變就變了?

      田來順    干娘,你先別急,聽我慢慢告訴你。剛才,這個李彩珠講,國際上皮貨市場前景看好,我想先把養狐場發展起來,將來再搞皮貨深加工。李彩珠認為,那邊機場一通航,產品說不定還能打到外國去呢……

      徐干娘    這么大的事,你請示哪個了?

            要么請示那個李彩珠了唄。

      譚二爺   掏出一張報紙)莫慌,是不是這個李彩珠?()外面闖出新天地,回鄉又拓新市場……

      田來順    對!是她,就是這個李彩珠。剛才.....不,經她一點撥,我茅塞頓開!李彩珠講,這群狐貍是搖錢樹……(突然口拙)這個李彩……珠……

      徐干娘    好了,好了,既然定下來的事情,就不要再變來變去的。

      田干娘    干娘……

      徐干娘    來順!

                多蒙你幫助干娘憂愁解,

                      留村里吃苦受氣又損財。

                      狐貍總算有人買,

                      全組鄉親免遭災。

                      你再去打工苦錢把新房蓋,

                      將小月吹吹打打娶回來。

                      我這里為你準備三百塊,

                      替小月買雙時新高跟鞋。

                      本組里工作還由我來代,

                      干娘我情愿再來當苦差。

                      送行的酒席今天擺……

      田來順    來順我藍圖美景在胸懷。

                      飼養成狐收益快,

                      致富的機遇已到來。

                      腳下就有黃金在,

                      立足本土不徘徊。

            好說好勸你不睬,

                      一片苦心全丟開。

                      分明有人暗作怪,

                      我看你吞吞吐吐吱吱唔唔,

                      肚子里肯定懷鬼胎。

      劉六媽   (朝幕內)鄉親們哪!鄉親們──小來順行絕啦,眼看到手的現錢,他又不要了!

                【幕后一陣嘈雜聲:“不賣狐貍,就還我們現錢!”

      徐干娘    都不要吵了!我會替大家做主的。小來順哪,我的話你居然當耳邊風了。我是支部委員,我代表黨命令你:立即把狐貍賣掉!

      田來順    嘻皮笑臉)干娘,你管黨,我管政,黨政分開嘛。

      徐干娘    操起拐杖)你敢同黨分家?我打不死你……

                切光。

           

                【狐場一角。

      【徐干娘拿掃帚匆匆上。

      徐干娘    紅辣椒,白菜心,你們為什么不動手?我退二線了?說話不管用了?是不是?紅黃蘭白黑,我關照你們,今天不把狐棚打掃干凈,一個個不許回去吃中飯!

                【切光。

           

                【幼兒園一角。

                【小月獨自徘徊。

           (唱)晚霞朵朵映湖水,

                     燕子雙雙檐前追。

                     鳥兒尚知窩巢壘,

                     來順他難道真被狐貍迷?

                     那一天他和彩珠見一面,

                     從此就對我冷落非從前。

                     想到此心中似有鐵砣墜,

                     這真是狐貍進村生是非。

                【田來順上,小月埋頭掃地。

      田來順    小月,小月!我來,我來!

            開請請,一身狐臊味。

      田來順    才搽了半瓶花露水……

            哼,你這么打扮打扮,去和那個老相好的約會的吧?

      田來順    你瞎說什么,我是特地來會你的!

            你心里還有我?

                自從狐貍把村進,

                      你六神不安丟了魂。

                      你同狐貍形隨影,

                      深更半夜照看勤。

                      往日與我多親近,

                      如今已成陌路人。

      田來順    小月莫要珠淚滾,

                      來順對你情意真。

                      你是筍芽尖尖嫩,

                      我是筍殼護你身。

                      筍芽嫩,筍殼硬,

                      朝朝夕夕不離分。

            (唱)甜話說得多動聽,

                      口是心非假惺惺。

                      賣掉狐貍你不肯,

                      江南打工去不成。

                      蓋狐棚家中木材用干凈,

                      我問你砌什么新房結什么婚?

      田來順    江南打工三年整,

                      夜夜長嘆對寒星。

                      離鄉之苦已嘗盡,

                      只盼家鄉早脫貧。

                      機遇來了不容等,

                      養狐定能財源生。

                      到那時家鄉處處是美景,

                      田來順蓋座小樓轎車將你迎進門。

            到那一天我怕已成老太婆了。

      田來順    不會的!你看,(掏出包里的信件 )在外打工的鄉親們給我寄來了這么多資料、信息。除了養狐,我還要發展龍魚、菜鴿、稻田養蟹……這么說吧,海陸空一起上。

            你的心路大著呢,就是沒有我的位置。

      田來順    莫瞎說。

            哎,我問你,你同那個李彩珠究竟是什么關系?

      田來順    就是同學關系唄!哎呀,好小月,我同她絕對沒有什么實質性的問題。

            那是什么問題?

      田來順    是……是一些歷史遺留問題……

            小鏡子是什么意思?

      田來順    小月……

           生氣)你分明是在騙我。氣下

      田來順    小月,你聽我解釋。追下

                【劉六媽、譚二爺上。

      劉六媽   挽著譚二爺的胳膊)我說老哥哎!

      譚二爺    男男女女,授受不親。

      劉六媽    我說老哥哎,我替二狗子找了個對象,說好明天上門的,今天突然要來摸摸我家的底細。假如曉得老六當年當組長出的那個紕漏……

      譚二爺    我曉得了,我曉得了——你是想讓我替你包裝包裝?

      劉六媽    對,包裝包裝。

      譚二爺    我看不是包裝,是包辦!聽來順說,二狗子在江南打工的時候,認識一個四川姑娘,兩人情投意合……我勸你莫要當老法海。

      劉六媽    啊,小絕種啊,四川蠻子能要嗎?

      譚二爺    時代不同啦!過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今是七十年代見面害臊,八十年代見面說笑,九十年代又摟又抱,說不定生米早已煮成熟飯了。我看你呀,早點兒準備準備,替他們把個喜事辦了吧!

      劉六媽    蠻子能要嗎?

      譚二爺    能要啊,南蠻北侉,形成雜交優勢,對下一代有好處……

      劉六媽    雜交……不是雜種嗎?

      譚二爺    就這個意思。

      劉六媽    我抽你兩個嘴巴子。氣憤地咕噥)蠻子我不要,蠻子我不要!(下)

                【徐干娘上。

      徐干娘    老譚哪,你往后也要檢點些。檢點些,懂?

      譚二爺    我沒做什么呀!

      徐干娘    你同那個劉六媽拉拉扯扯像什么樣子?人家男人不在家。

      譚二爺    你看見什么了?

      徐干娘    我全看見了!

                (唱)看你們親親熱熱在一塊,

                      兩個人拉拉扯扯緊緊挨。

                      老譚啊,老實人就怕人帶壞,

                      劉六媽齊天大圣投的胎。

                      如今她丈夫常年躲在外,

                      常言道西瓜地里難系鞋。

                      怕只怕火星子一碰燒得快……

      譚二爺    你這是更年期犯病瞎疑猜。

                      文化人恪守自尊和自愛,

                      有道是身正不怕影子歪。

                      我雖然民主人士無黨派,

                      對貴黨只有補臺不拆臺。

      徐干娘    老譚啊,退二線我心里總有疙瘩在,

                      就擔心留下狐貍惹禍災。

                      做夢都想還清債,

                      再不能惹出是非來。

                      婆婆媽媽難領帶,

                      嘴尖毛長伸過街。

                      一個說歪嘴,

                      個個說嘴歪。

                      到時候黨的威信受損害,

                      愧對群眾頭難抬。

      譚二爺    還把人屈死了呢!劉六媽成天在喊狐貍進了莊,家家要遭殃。我這是幫你們做統戰工作的!我如果對你有外心……老天可以作證!

      徐干娘    老天能說話嗎?(將一副新眼鏡塞到譚二爺手中)看你的眼鏡壞成這個樣子,該換副新的了。

                【譚二爺故作拒絕狀。徐干娘替譚二爺戴上眼鏡。

      徐干娘    嗯,戴起來還年輕十歲……哎,你老盯住我看什么?

      譚二爺    過去看你總是模模糊糊,這一下看你,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徐干娘    那是你沒有用心看。好了,好了,來順呢?有人望見他到這里來了。

      譚二爺    沒……沒看見。

      徐干娘    他這幾天是存心躲著我?

      譚二爺    嘿嘿,我知道他公開頂撞你,削弱了你的威信。

      徐干娘    我個人威信是小事,群眾的利益是大事。

      譚二爺    老徐啊,我說你的工作方法也要改變改變,不要動不動就發火……

      徐干娘    嗯,這一次不發火,耐心同他談談……

      譚二爺    對啦!思想政治工作是貴黨的優良傳統。(接過拐杖)這個給我拿——你一發火,我就提個醒。(大聲地)來順,你干娘來了。

                【田來順應聲上。

      田來順    哎喲,干娘來了。我正要找你匯報工作。

      徐干娘    你是一線,我是二線,不談匯報。坐,坐。來順哪,我跟你不是外人,好歹是你的干娘,有時候,說話火氣大些,你不要放在心上。

      田來順    干娘,看你說到哪去了,我田來順是干娘和鄉親們把我從小領大成人,你的恩情我一輩子也報不完。

      徐干娘    你人大了,心路也大了。(譚二爺用拐杖輕輕一捅,便壓低聲音)我叫你把狐貍賣了,還清鄉親們的集資款,你怎么就不理解干娘的心呢?我苦口婆心,好說歹說,你就是不聽。 又壓低聲音)這幾天村里連連出事,張翠花家母豬生病, 蘭珍子家伢子掉下河……狐棚里臟得豬圈不如,我領婦女們整整打掃了大半天,你還像個當干部的樣子嗎?

      田來順    干娘,你帶人打掃我的狐棚了?

      譚二爺    她奶奶好呢,狐籠子大搬家,我勸都勸不住。

      田來順    不好,我得去狐場看看!

      徐干娘    站。。大喝)這幾天你上哪去了?

      田來順    到鄉里去了。

      徐干娘    到鄉里干什么?

      田來順    找黨……

      徐干娘    找黨?難道我是地下黨嗎?(奪拐杖欲打

      田來順    從包里拿出一封信)干娘,有你一封信。

      徐干娘    我不識字。

      譚二爺    接過信)是鄉黨委王書記寫的!

      徐干娘    快念念,看看有什么指示。

      譚二爺    讀信)徐粉扣同志,(對徐干娘)寫把你的。(繼續念)田來順同志立足本土興辦養狐場,為我鄉調整農村產業結構帶了一個好頭,也為中國入世后,農業如何發展,探出了一條新路子,鄉黨委將要總結推廣你們的經驗!

      徐干娘    入世?入什么世?

      譚二爺    入世就是加入WTO。

      徐干娘    砌窩?砌什么窩呀!

      譚二爺   一時無法解釋清楚)哎呀,就是W--TO唄!

                幕內聲:“來順,狐棚里少了一只狐貍!”

      田來順    啊,是什么顏色的?

                幕內聲:“白色的!

      田來順    是種狐!干娘啊,你動我的狐棚干什么哩?你不是幫忙,是添亂!老師,馬上集合全村老少,捉狐貍!

                【劉六媽急上。

      劉六媽    沒得命了,狐貍鉆到我家去了。

      田來順    是不是那條白的?

      劉六媽    是的。(抖顫)渾身雪白,眼睛發綠,來回直轉,嘴里嘰哩咕嚕,還朝我笑呢。暈倒

      田來順    種狐發情,要傳宗接代,我們收獲有望了!收獲有望了!

                【眾欣喜。

                【切光。

           

                【養狐場。

                【譚二爺提馬燈拉著小月同上。

      譚二爺    小月啦,跟我一起去望望那個懷孕的母孤……快走呀!

            老師,什么是歷史遺留問題?

      譚二爺    這個嘛……比如我吧,過去每年民辦教師轉正名額都很少,你干娘總勸我先讓別人,結果是一讓再讓,等到有機會轉正的時候,我又超齡了,F在退休了,還是個民辦的。

            我是說,假如男女之間的歷史遺留問題呢?

      譚二爺    嘿嘿,這男女之間要看是什么性質的問題了。(比劃)一句半句還真的說不清吶。

            一驚老師,你看狐棚里好像有動靜。

      譚二爺    提燈觀察)不好,母狐流產了!

                【切光。

           

                【養狐場。

                【田來順從狐棚里進進出出。徐干娘、劉六媽在一旁束手無策。

      徐干娘    來順,怎么樣?

      田來順    情況不妙,已經是第三條流產了。(進狐棚

      徐干娘    六媽,現在是黨考驗你的時候到了。

      劉六媽    干娘,干娘,我求求你了,狐大仙碰不得,不能這樣玩。

      徐干娘    你不是口口聲聲說,接生打胎是行家的嗎?幫幫忙,查查狐貍胎氣……強如替人接生的唄。

      劉六媽    人是人,大仙是大仙……

      徐干娘    (發)你是望船沉哪!進去,進去!

      劉六媽    進狐棚復逃出)沒得命了,大仙眼睛滾圓,一臉兇相,咬牙切齒,來回直晃,人要有難,六畜遭殃。

      徐干娘    你望你這個樣子。關鍵時刻少拿“翹”,你要考慮考慮后果!

      劉六媽    我是狗肉不上臺盤還不行嗎?(捂肚子)不好!不好……月子里致下來的,一緊張就要方便……

                【田來順上。

      田來順    好好的怎么會流產呢?

      劉六媽    它們是大仙哎,大仙肯替你們生兒育女嗎,你們還想剝皮賣錢……來順哪,我家的集資款我要呢……

      田來順    六媽,入股自愿,退股自由,我家里存折上還有三千塊,你去找小月。

      劉六媽    象個男子漢,那我找小月去。急下

      田來順    干娘你別急,我再想想辦法。(急下

      徐干娘    小東西,我能不急嘛!老譚……老譚呢?

                【譚二爺翻書上。

      徐干娘    關鍵時刻,你到哪里去“充魂”了?

      譚二爺    我不是正在想辦法嘛!呶,(拍拍書本 )我才找來的《婦科大全》。

      徐干娘    上面有狐貍流產嗎?

      譚二爺    沒有。

      徐干娘    就是呀!婦女能同狐貍比嗎?

      譚二爺    這……這個你就顯得沒文化了——婦女、母狐,都屬雌性,應該有相通之處嘛。

      徐干娘    雌你的魂!你是什么高級智囊?簡直是高級飯桶!

      譚二爺    五講四美第一條,你……語言不美!

      徐干娘    奶奶是大老粗,心靈美!

                本組里表面是我說了算,

                      大小事背后全聽你招呼。

                      集資陳賬未清付,

                      你帶頭起哄要養狐。

                      前后繞著我腳跟轉,

                      說得我云里霧里心迷糊。

                      到頭來養狐發財夢又破,

                      一錯再錯滿盤輸。

                      只怪我聽你鼓動走錯路……

      譚二爺    我本來退休在家清靜圖。

                      你要我發揮余熱鬧致富,

                      幫助你小康路上把磚鋪。

                      白天里陪你走村又串戶,

                      深夜里上床翻看科技書。

                      退休后比在學校還辛苦,

                      到頭來里外不是功勞無。

      徐干娘    看到你閑在家中沒事做,

                      終日像個悶葫蘆。

                      讓你出山輔佐我,

                      是讓你人盡其才派用途。

                      誰知你參謀經常有失誤……

      譚二爺    我真是退而不休惹羅嗦。

                      幾十年緊跟你不離半步,

                      同患難共榮辱決不含糊。

                      你叫上坡就上坡,

                      你叫下河就下河,

                      你捅紕漏我彌補,

                      你有難處我幫扶。

                      現如今鞍前馬后跟你轉,

                      想方設法窮根鋤。

                      哪知道好心沒有好結果,

                      落得個掉下糞坑一身污。

      徐干娘    乖乖,說你幾句還不服哪?

      譚二爺    不服!

      徐干娘    當初我要把狐貍賣了,你同來順一蹺一搭,就是不聽。你們根本就不要黨的領導!

      譚二爺    嘿嘿,你只是支委,組長還是二線,來順有權決策。

      徐干娘    黨管干部你懂嗎?

      譚二爺    我懂……你這是找出理由來垂簾聽政。

      徐干娘    垂……垂簾聽政哪?我還要站到簾子外面來呢!去,立即通知全組黨員來開一個黨小組緊急會議,你和小來順列席旁聽。

      譚二爺    大喝)徐粉扣同志!我是民主人士,貴黨的會議,我可以不參加。(欲下

      徐干娘    站!老頭子,從今天起你是不是想和我同志相稱了?

      譚二爺    我一激動,說話就豁邊了,對不起。(

      徐干娘    老頭子……(追下

                【田來順沮喪地上。

                【飛機轟鳴聲。

      田來順    仰望嘆息)飛過來,飛過去,鬧得人六神不安。

                怪我不會身懷孕,

                      難念今日這本經。

                      常言病急亂投醫,

                      我婦幼站里找救星。

                      進門就把醫生請,

                      拽他跟我出急診。

                      知道替狐貍去看病,

                      氣得他罵我是個活神經。

                      拔腳又奔獸醫站,

                      那里的醫生忙不停。

                      波斯貓,綠眼睛,

                      獅子狗,舌頭伸,

                      八哥百靈金絲鳥,

                      一屋子寵物亂紛紛。

                      叫的叫來哼的哼,

                      又是掛水又打針。

                      小姐太太們淚滾滾,

                      就好像侍候雙親老大人。

                      獸醫們忙得亂了陣,

                      還是應付不了這批小畜牲。

                      我只好計生站里去碰碰運,

                      人家說刮胎接扎是本分,

                      母狐流產沒章程。

                      四處碰壁氣不憤,

                      萬般無奈感觸深。

                      恨只恨自己無能沒本領,

                      下輩子一定投胎學接生。

                      面對狐場且冷靜,

                      想起彩珠暗沉吟。

                      有心請她解危困,

                      又恐怕小月生疑說不清。

                      左右為難亂方寸──

                )那邊好象是小月來了……

                情急之中巧計生!

                【小月匆匆上。

            來順,母狐怎么樣了?

      田來順    情況不妙,看來要全軍覆沒。

            那你快想想辦法呀?

      田來順    有什么辦法?這一回肯定是破產了。破產你懂嗎,就是沖家了!我是逃脫不了責任了……

            為什么?

      田來順    我是法人代表,就要承擔法律責任。到時候,法院一張傳票,大銀鐲一銬,判個三年五年也說不定,你就等著為我送牢飯吧!

            這……你總不能等著坐牢吧,再想想還有沒有其它辦法。

      田來順    哎,有了。來個三十六計走為上,學習當年劉六爺,出逃外地當盲流。你呢,只有委屈幾年,成為女人村里第二個劉六媽。

            真沒想到,你原來是個臨陣脫逃、只顧自己不顧大家的小人。你要當劉六爺我攔不住,可我決不做劉六媽。

      田來順    這……這……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叫我怎么辦?唉,不怪爹,不怪娘,怪我自己太荒唐。當初要是把狐貍賣給那個那個……就不會像今天這樣,進退不得了。

            有了,去找李彩……

      田來順    找誰?

            找李彩珠。

      田來順    喲呀,虧你想得起來,這一群病狐貍她還肯收購么?人家是生意場上的高手,虧本的買賣不會做。

            我是說,我們出高價,去請李彩珠!她是養狐專家,肯定有辦法。

      田來順    我不去,我不去,我情愿坐牢。

            來順,就算是為了我,為了我們未來的家,去吧。我求你還不行嗎?

      田來順    小月,是你求我去請李彩珠的噢……

            你就快走吧!

      田來順    那我就……去啦!

                切光。

           

                【明月初升。

                湖畔長堤。

                【李彩珠背藥箱上。

      李彩珠    風輕輕月溶溶蛙鼓陣陣,

                      李彩珠心緒萬千孤身只影,

                      踏碎月光,驚飛宿鳥,

                      趕抄近路,迎風而行,

                      哪顧得露濕衣衫汗水淋。

                      今日去獸醫站里把藥進,

                      忽見到來順匆匆進了門。

                      我悄悄躲在一旁看究竟,

                      原來他狐場出事請醫生。

                      母狐流產突患病,

                 【幕后伴唱:你為何七分不安亂三分?

      李彩珠    )幾番欲想去探問,

                 【幕后伴唱:可又怕自作多情是非生。

      李彩珠    倘若狐場遭不幸,

                      豈不是丟卻三年同窗情?

                      放慢腳步細思忖,

                      母狐流產是何因?

                      幾年來從未見過這病癥,

                      我定要查明原委找病根。

                      既幫來順脫困境,

                      我也能積累經驗寫論文。

                      禁不住悄悄前往觀動靜……

                田來順蹬自行車上。

      田來順    (唱長堤上來了我這個想見怕見,

                       盼遇怕遇的尷尬人。

                       行色匆匆神不定,

                       心里打翻五味瓶。

                       湖蕩柳堤舊時景,

                       景色依舊人陌生。

                       我與她當年足跡全無影,

                       月光下蘆哨當歌化煙云。

                       一時恍如入夢境,

                       怕念舊情偏生情。

                【李彩珠出現在追光里,眺望遠方。

                【童謠聲起:

                    亮月子,亮堂堂,

                    小妹妹,漿衣裳。

                    衣裳漿得白鐸鐸,

                    送給哥哥上學堂。

                    上學堂,情不忘,

                    哥妹相會小河塘。

      李彩珠    何處童謠幽幽隱?

      田來順    莫非我不知不覺唱出聲?

      李彩珠    (唱有情未必有緣份,

      田來順    我還需割斷無形繩一根。

      李彩珠    重逢那日猶興奮,

                      田來順未受半點塵埃侵。

                      自強不息人機敏,

                      憨厚之中見真魂。

       田來順   重逢那日又較勁,

                      一番話撥開霧幛識迷津。

                      抓住機遇難成夢,

                      今日里一個求字怎出唇?

                【田來順按自行車鈴。

      李彩珠    驚喜)是他!看來他是找我來了。

                【李彩珠故意背向田來順,攔車擋道,故意跌倒。

      田來順    哎喲,對不起……(驚喜)彩珠!原來是你呀……巧、巧、                  太巧啦!

      李彩珠    巧什么巧?

      田來順    彩珠……我想你……

      李彩珠    想我?

      田來順    不不不,我想請你去我們狐場玩玩。

      李彩珠    噢,請我去為你們狐場剪彩?哎,你說過,要用專車來接我的。

      田來順   旁白)全是我這張臭嘴。老同學……我……彩珠……深更半夜,你這是上哪里去?

      李彩珠    去……去前橋。他們懷孕的母狐流產了,請我去看看。

      田來順    他們的狐貍也流產了?前橋人太不象話,請專家,居然不派人來接。彩珠,我送你去!

      李彩珠   (笑)你深夜到此,難道專程是來為我當車夫的?

      田來順    順路,順路……

      李彩珠    你這專車也太有點……

      田來順    破雖破,不過拖個百拾斤肥豬保證沒問題。不不不……彩珠,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能為你大專家服務,那是十二萬分榮幸。

      李彩珠    那就謝謝你了。

      田來順    請上車。

      李彩珠    請上路。

                曲曲彎彎當年路,

                      清清亮亮蓮花湖。

                      問聲來順曾記否?

                      當年堤邊同讀書。

      田來順    當年堤邊花兩朵。

                      一朵鮮來一朵枯。

                      你去農大進學府,

                      我當民工把口糊。

      李彩珠    花枯還能發新蕊,

      田來順    新蕊還需綠葉扶。

      李彩珠    你似有難言之隱未吐露,

      田來順    田來順盼你將我心病除。

      李彩珠    我這里釣魚臺上穩穩坐,

      田來順    我只有耐著性子慢慢磨。

      李彩珠    但看他如何開口來求助,

      田來順    探深淺摸著石頭來過河。(下車

      李彩珠    你怎么了?

      田來順    彩珠呀,我……

      李彩珠    你有什么話就說吧,不要吞吞吐吐的。

      田來順    這……我……

      李彩珠    哎!你這樣慢慢吞吞的,流產的母狐可耽擱不起,自行車給我。欲上車

      田來順   焦急地)是啊,是耽擱不起呀……哎,彩珠,你從前橋回來,能不能順攏我們村看看?

      李彩珠    為狐場剪彩可以,看看……就不必了。(欲下

                【一陣野鴨叫聲,李彩珠嚇得躲在來順身后。

      田來順    )是只野鴨子。

      李彩珠    )是啊,煮熟的鴨子嘴巴硬!我走了……

                【李彩珠騎上自行車。

      田來順    )彩珠,彩珠……

      李彩珠    塘邊野鴨眼前過,

                      嘴硬心虛太糊涂。

                      只要能將難關渡,

                      能屈能伸大丈夫。

      田來順    只要能將難關渡,

                      我老老實實拜師傅。

                      狐場由你來掌舵,

                      大丈夫甘愿當纖夫。

      田來順    彩珠啊,我不能再裝假了。

      李彩珠    你早就該實話實說了。

      田來順    我們的母狐流產了,求你去幫我一把。

      李彩珠    還有呢?

      田來順    我真心實意跟你合作。

      李彩珠    還有呢?

      田來順    你以技術參股……

      李彩珠    還有呢?

      田來順    由你控股……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呀!

                一聲雞啼。

      田來順    前橋還有半里路,我送你去……

      李彩珠    不,我的目的地就在這里!

      田來順   恍然大悟)噢──老同學,你原來是……

      李彩珠    不歡迎?

      田來順    歡迎,歡迎!

                【小月上。

          握住李彩珠的手)彩珠大姐,歡迎,歡迎!

                切光。

           

                【河濱碼頭。

                【李彩珠洗刷藥瓶。田來順拿協議書上。

      田來順    彩珠啊,自從你來了我們村,母狐流產總算控制住了,我算是真服了你啦。你不但開發了我們村,也開發了我,F在,你該考慮我們合作的事了吧?這是我擬定的合作協議,簽字吧!

      李彩珠    看協議)我要以技術參股,徐干娘同意么?

      田來順    我想,她會同意的,你簽字吧。

      李彩珠    我看等查明母狐流產的原因,我們就正式簽字。

      田來順    彩珠,我真怕你再一次從我身邊飛走。簽字吧!

      李彩珠    )你放心,這一次你就是趕我走,我都不會走的。

                【劉六媽上,偷聽……

                【田來順和李彩珠同下。

      劉六媽    (看著二人離去的方向,朝一側神秘地)喂,蘭英子,你望見沒有哇,小來順打算同李彩珠合起來啦!兩個人……先是這么,然后這么,還……這么……

                小月上。

            六媽,什么這么那么……

      劉六媽    沒有什么,沒有什么,來順同狐貍精,不對,不對,來順同那個李彩珠剛走,他們商量合起來的事情呢。小月呀,養狐場是棵搖錢樹,不能并把外村人呀,常言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你沒事多到狐場跑跑,他們兩個人,成天鉆在狐棚里面……噢,沒什么事,沒什么事……(溜下)

                小月僵立。

                【幕后伴唱:

                      小月暗暗把心擔,

                      怕只怕天長日久生麻煩。

                 【切光

           

                【養狐場。

                【墻上掛著田來順的罩衫,桌上擺著一臺錄音機。

                【李彩珠正在摘錄資料。小月拎竹籃上。

      李彩珠   驚喜地)呀,小月來了。你真是稀客,我來這么長時間,你還是第一次到養狐場來呢?熳剑。倒茶)來,喝茶!

            噢,這是你和來順的早飯。

      李彩珠    謝謝!給你添麻煩了。坐,坐呀!

                【幕后伴唱

                       誰是客人誰是主?

                       常常是顛顛倒倒分辨難。

      李彩珠    小月,這是我和來順的合作協議。

           接過協議書,隨即放進口袋)看來,你們果真要合起來了?

      李彩珠    那當然啦!哎,你仔細看看這上面的條款。

           (不冷不熱地)我帶回去研究研究。哦,這是來順要的音樂磁帶,我拿來了。他說,母狐要聽音樂……狐貍能聽得懂音樂,那不成狐貍精啦?

      李彩珠    母狐懷孕跟人一樣,需要音樂的撫慰。我要的,最好能是民樂磁帶。

            我拿來的,就是我們這兒原汁原味的民歌。(遞上磁帶

      李彩珠    太好了。(接過磁帶,裝進錄音機)咦,怎么沒聲音?

           (笑)別急嘛!

                【錄音機里發出田來順的呼嚕聲。

      李彩珠    怎么是一個男人打呼嚕的聲音?

            聽出是誰了吧?

      李彩珠    我被你弄糊涂了。

            這是來順的呼嚕聲。三年前,干娘做主,為我們訂了親。他心里有我,我心里有他,全村老少都說我倆是天生的一對。有一次,他從南方打工回來過年,陪我去幼兒園做玩具,居然趴在我腿上睡著了。沒想到,他打起呼嚕來,就像救火車拉警報。我就把它悄悄地錄了下來。

      李彩珠    把呼嚕錄下來干什么?

            來順打工三年,我們聚少離多。想他的時候,我就拿出來聽聽,夜里睡不著,這呼嚕聲能催我進入夢鄉。

      李彩珠   感動)小月,真沒想到你們之間這么有情調。

            唉,我光有情調,不會調情。

      李彩珠   (攸然愣住)這……

            彩珠姐姐是見過大世面的人,這個調情……怎么個調法?

      李彩珠    小月!你搞錯了。

            我錯了嗎?

      李彩珠   冷靜地)我是說,你把音樂磁帶拿錯了。

                【田來順上。

      田來順    彩珠……小月也在呀!

      李彩珠    小月是專程來為你送早飯的。噢,還有這盒磁帶。(按錄音機,傳出呼嚕聲)原汁原味的女人村民歌。(

      田來順    小月,(取出錄音帶)這……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我還要問你呢……(掏出協議書)這屬于什么性質的問題?

      田來順    小月,我們合作,純屬業務上的關系。

            這種不平等條約你居然接受了。我看你們的合作是感情上的交易。我找徐干娘去。

                【李彩珠上。

      李彩珠    人家發財,你發什么愣?小月是被你氣走的吧?

      田來順   掩飾地)沒……沒有……彩珠,小月吶這個細丫頭,是個直性子,說話直來直去,你……

                【飛機聲。

      李彩珠   岔開話題)大清早的,你跑哪去了?這是小月剛送來的早點。(遞上碗

      田來順    大吃)噢,去縣城包一輛中巴車,村里婆婆媽媽要去江南探親。你看我還為她們準備了一些生活日用品。

      李彩珠    調侃)你是左手抓婦女,右手抓狐貍……

      田來順    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

                【飛機的轟鳴聲。

      李彩珠    仰天觀察)這機場飛機試飛也不知有什么規律?

      田來順    好像是每星期一次,逢雙日航,逢單夜航,不過,這陣子沒有試飛。

      李彩珠    我來以后有沒有試飛過?

      田來順    沒有。

      李彩珠    把記錄簿拿來。(翻看)第一次母狐流產是四號。

      田來順    逢雙日。

      李彩珠    第二次九號,逢單日;第三次十五號,也是逢單日……啊呀,原因找到了!

      田來順    什么原因?

      李彩珠    是飛機起飛的轟鳴聲,驚嚇了母狐,造成了流產!當年在農大學習的時候,老師曾給我們講過這方面的問題,我怎么就忘了呢?

      田來順  彩珠啊,你真行!我們的大專家,(拿起飯盒)來,慰勞                       慰勞你。

                【田來順夾點心喂李彩珠。

      李彩珠    真香……

                【劉六媽上,見狀愣住。

      劉六媽    咳嗽)嘿嘿,我剛到……什么也沒有看見。

      田來順    你什么意思?

      劉六媽    嘿嘿,我意思的意思……小來順哪,我想重新入股,這三千塊你收下去……

      田來順   )六媽,現在入股要征求李彩珠的意見,她現在是我們的大股東。

      劉六媽    來順哪,人要大差不差的,你難道忘記了嗎,你小時候……

      田來順    喝過你奶的唄。

      李彩珠    拿起田來順的罩衫)走,進去看看母狐的動靜。

      田來順    好!

      劉六媽    來順……

      李彩珠   )六媽,對不起,生人不能進狐棚。

      劉六媽    我在這里礙你們事唄!

                劉六媽窺望,并翻看田來順挎包里的東西。

                【徐干娘、譚二爺上。

      徐干娘    六媽,你鬼鬼祟祟地干什么?

      劉六媽    不好了,要出豁子了!

      譚二爺    你又發現什么高級秘密啦?

      劉六媽    剛才我望見來順同彩珠……啊呀,不能睜眼哪。

      徐干娘    不要瞎說。

      譚二爺    誣陷好人要吃官司的。

      劉六媽    這種事情我能瞎說嗎?

                適才我順路到此地,

                      見他們親親熱熱緊相依。

                      一個說我要慰勞慰勞你,

                      一個說真是甜到心窩里。

                      兩個人商量決定共一起,

                      養狐場要由彩珠來把持。

                      看起來小月也要被拋棄,

                      女人村大難臨頭要出問題!

      徐干娘    這是真的嗎?

      劉六媽    他還說,我重新入股的事不需要請示你徐干娘,要請示李彩珠,人家現在是大股東。

      徐干娘    還有什么?

      劉六媽    故意地)不說了,不說了……

      徐干娘    叫你說,你就說。

      劉六媽    只要你徐干娘替我做主,奶奶今天也豁出去了。翻包)你們看──護膚膏、珍珠粉、指甲油、花露水、洗發香波、白雀靈,粉底霜、貂油膏、增白香水、潔爾陰……還有一封情書,肯定是寫把那個狐貍精的!

                【狐棚里傳出田來順的聲音:“彩珠,你快些……”

                【李彩珠:“不要急,我在換衣服哩!

      劉六媽    聽見了嗎?聽見了嗎?脫衣服了!

                【小月上。

      徐干娘    小月……

            干娘,你不要說了,我全知道了。他們過去是同學,如今又續舊情。(淚下)這是他們簽訂的合作協議書。

      劉六媽    我說的嘛,這兩個人,成天鉆在狐棚里,有什么倒頭好事!

      徐干娘    老譚,看看上面寫的是什么?

      譚二爺    依我看,我們和李彩珠合作是水到渠成,順理成章。

      徐干娘    看樣子這件事你是主謀!

      譚二爺    老徐哎,這合作的事情我投贊成票。

      徐干娘    你開請請。當斷不斷,必有后亂。(朝內)小來順,你給        我出來!

                【田來順上。李彩珠身著田來順男式罩衫隨上。

      劉六媽    望見了嗎,望見了嗎,衣服全穿錯了!

           掏出鑰匙)干娘,這是幼兒園的鑰匙,我走了。(欲下

      田來順   )小月,你要上哪去?

            我上金山寺。

      徐干娘    她上金山寺去干什么?

      譚二爺    看破紅塵,想當女許仙唄!

      徐干娘    小來順,你變了!

      田來順   哭笑不得)我怎么變了?

      劉六媽    你腐敗了!

      徐干娘    喪風敗俗……

      劉六媽    第三者插足!

      譚二爺    證據不足。

      劉六媽    太麻木!

      李彩珠    哈哈哈……來順,看來我在這里給你惹麻煩了,F在母狐流產的原因找到了,我出該走了。(欲下

      田來順    (急)彩珠,你看我們合作的事情……

      徐干娘    合什么作?

      田來順    干娘,我想借雞生蛋……

      徐干娘    生什么蛋?

      劉六媽    定時炸彈!

      徐干娘    我今天大夢一場才醒悟,

                      細尋思滿腹酸楚氣難舒。

                      賣狐貍你反復無常多變故,

                      原來是見利忘義早預謀。

                      說是為全組圖致富,

                      鉆進狐棚里著了魔。

                      設下圈套一步步,

                      狐場并給李彩珠。

                      群眾利益全不顧,

                      小月情義扔下河。

                      重大決策瞞著我,

                      處處蒙騙老太婆!

                      似這般勾引外人哄大伙,

                      你良心難道被狗拖?

      劉六媽    小來順,用筆記記!記記!

      徐干娘    想當初收留你在村里住,

                      指望你知恩圖報走正途。

                      兢兢業業來掌舵,

                      對黨忠誠,為民分憂,

                      勤勤懇懇,踏踏實實,

                      任勞任怨,肯苦肯做,

                      到時接班,帶領大家把窮根除。

                      沒想到勞碌一場白辛苦,

                      也怪我裹腳布當作大旗豎。

                      從今后與你一刀分兩段,

                      女人村再不能由你變成狐貍窩。

      田來順    你們這不是無中生有嗎?

      劉六媽    小來順,再改革開放,你也不能娶大小老婆吧?

      田來順    你……你們……

      譚二爺    老徐啊,這件事情我看……

      徐干娘  打斷話頭)我現在宣布兩條決定,小來順就地免職,李                  彩珠,回家發財。                   

      劉六媽    堅決擁護干娘英明決定。

      田來順    你們都不要說了。

      李彩珠    脫下田來順的罩衫老師,母狐怕見生人,我穿上來順的工作服, 這些小牲靈就把我當作來順了。你們誰要進狐棚,千萬別忘了穿上這件衣服。我走了,再見。

      田來順    彩珠……

      徐干娘    站!你上哪去?

      田來順    干娘,這包里的東西你處理一下。彩珠。追下

      徐干娘    拿出包里的信)老譚,看看這上面寫的什么?

      劉六媽    肯定是愛呀愛的唄!

                譚二爺看信。

                【田來順畫外音:

      二狗兄弟,這一次組織村里眾姐妹集體去江南探親,有幾件事情拜托你一下:第一,包里的化妝品,你替我分發給她們,讓她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見自己的親人。第二,你父親躲在外面幾年了,這一次請你無論如何要把他找回來,你們一家也該團圓了……

      劉六媽    冷抽自己一記耳光)我……我真是個老畜牲。(哭下

      徐干娘    唉!我怎么人攙不走,鬼攙飛奔呢?(欲下

                【譚二爺欲下。

      劉六媽    老譚, 你……你上哪去?

      譚二爺    我去找來順。

      徐干娘    那我呢?

      譚二爺    你就死在這塊看狐貍。(急下

      徐干娘    老師……老頭子哎……(追下

           

                深夜。野外。細雨蒙蒙。

                【徐干娘幕內聲:“來順——”

                【譚二爺打著雨傘扶徐干娘上。

      徐干娘    我叫那個李彩珠走的,哪個叫來順走的呢!

      譚二爺    你要垂簾聽政呢。

      徐干娘    你不是個高級智囊嗎?要么是高級.....

      譚二爺    飯桶,飯桶!

      徐干娘    我就是找遍鹽城,也要把寶寶找回來。小來順……

                【切光。

                 

                村口,橋頭。

                【田來順上。

      田來順    穿雨簾追彩珠汗流夾背,

                      一路之上心急火燎。

                      快步如飛,不見人影,

                      原路返回,來到村口,

                      找不到李彩珠我心意懸懸。

                      漫天雨絲風撲面,

                      恰似那千根銀線拽心扉。

                      自從狐貍進村內,

                      就如同古井里掀起浪千堆。

                      幾多委屈和誤會,

                      欲退又被朝前推。

                      二老人雖然是熱心一片,

                      熱心腸卻難免事與愿違。

                      小月她待我真心情非淺,

                      情深深淹沒了曲直是非。

                      真情總在難中結,

                      怨恨常與愛相隨。

                      似這般進難進來退難退,

                      我好似一葉漂萍浪中顛。

                      決意離鄉來逃避,

                      江南打工永不歸。

                【遠處徐干娘的呼喚聲:“來順……來順……”

                      夜色中干娘呼喚聲切切,

                      就如同金絲銀線把我的魂魄牽。

                      魂魄牽,心兒碎,

                      心兒碎,淚暗垂,

                      淚暗垂,難邁腿,

                      難邁腿,把頭回。

                      寂靜的田園在沉睡,

                      醒著的村舍盼我歸。

               【飛機夜航的轟鳴劃過長空。

                      眼見得理想之光露山巔,

                      養狐場半途而廢實可悲。

                      母狐流產病因顯,

                      追根尋源理當然。

                      怎能讓小月真情付流水,

                      怎能讓干娘企盼化塵灰。

                      又怎能抓住的機遇再放棄,

                      更不能辜負彩珠,蒙受的委屈、

                      付出的辛勞、真摯的友情、

                      火熱的企盼,變成了一縷云煙被風吹。

                      好男兒開弓沒有回頭箭,

                      我定要鼓足勇氣,堅定信念,

                      開導小月,捐棄前嫌,

                      干娘面前,好說好勸,

                      抓住機遇,決不放棄,

                      義無反顧,決不后退,

                      不追回李彩珠我決不把家回!

                 【小月、李彩珠上。

       

      烏云片片月兒掩,

      李彩珠        步履匆匆把村回。

       

          離故土好似風箏斷了線,

      李彩珠  養狐場時時把我心兒牽。

      田來順  留不住李彩珠難了心愿,

      李彩珠  一路上勾起我思緒萬千。

          忽聞腳步聲切切,

      細聆聽定是來順到村前。

      田來順  我決心再把小月來相勸,

      李彩珠  找來順開誠布公敞心扉。

          又見霧中人影現,

      原來是彩珠來到石橋邊。

      田來順  我這里拿定主意終不悔,

      李彩珠  我這里成竹在胸步如飛。

          躲一旁暗觀望隨機應變,

      李彩珠

              驀然間狹路相逢難開言……

      田來順

      田來順    彩珠,我……實在對不起,我代他們向你道歉。還望你看在老同學的份上,再最后幫我一把。

      李彩珠    不就是解決母狐流產的問題嘛。我有辦法!

      田來順    什么辦法?

      李彩珠    不過,我是有條件的。

      田來順    只要能有解決母狐流產的辦法,你什么條件我全答應。

      李彩珠   )你可要說話算數呀!

      田來順    男子漢大丈夫,話出如山。

      李彩珠    其實啦,這個辦法都是小月幫了我們的忙。掏出錄音帶)呶,這是小月錄下你打呼嚕的磁帶。我得到啟發——我們把機場的嗓音錄下來,由輕到重,由遠而近,讓母狐慢慢適應,問題不就解決了嗎?

      田來順   激動地)彩珠,太好了!太……太……太太……

      李彩珠   做了一個暫停的手勢)你叫誰太太?不要激動。

      田來順    太謝謝你了!

      李彩珠    別忘了,我的條件。

      田來順    你說吧!

      李彩珠    我要你跟我走!

      田來順   語塞)這……

      李彩珠    女人村這地方,人雖好,但觀念陳舊,制約你發展的空間。跟我走,我一定創造條件,讓你英雄有用武之地。

      田來順    彩珠……我不能,不能跟你……

      李彩珠    為什么?

      田來順    我是個孤兒,從小喝的百家奶,吃的百家飯,穿的百家衣。我不能離開這片養育了我的土地,離不開徐干娘、譚二爺……小月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善良勤懇,待人真誠,雖然說話直些,但有口無心,我舍不下她……(一陣飛機轟鳴聲)你看,這飛機飛得再高、再遠,總是要返航的。

      李彩珠    田來順同志,我的老同學,你想到哪去了?怪不道這次重逢后,你一直沒有問過我是否還是單身。原來,你心里還在懷舊,忘不了我們的過去!不錯,那是我們的初戀,是一段美麗的時光?墒,往事不可追呀……讓那段美麗時光,成為永恒的記憶吧!

      田來順    彩珠,我……

      李彩珠    你讓我把話說完——我讓你跟我走,是為了發展我們未來的事業。我定能成為你很好的合作伙伴!但是,我并不適合做你的生活伴侶……(掏出錄音帶)這盒磁帶深深地打動了我,我掂出了它的分量。小月愛你愛得那么深,她會是一個難得的好妻子。我真誠地希望你們恩恩愛愛,白頭偕老。

      【小月從暗處沖出。

            彩珠大姐。抱住李彩珠)我……真該死!

      李彩珠    小月……你什么都別說了。小鏡子該物歸原主了。

                幕內徐干娘呼喊:“來順哪──” 徐干娘跌跌撞撞地跑上

      徐干娘    來順,乖乖兒──你回來啦!

      田來順    干娘,我回來了。

                【譚二爺上。

      徐干娘    我說的嘛,這孩子是不會離開我們的。

      田來順   抹淚)干娘,我是不會走的呀!

                【劉六媽手舞足蹈地上。

      劉六媽    語無倫次)來順生了,來順生了!

      田來順     什么來順生了?

      劉六媽     不不不,狐貍生了。有一窩生了十八個。

               太好啦。

                 【幕內傳來歡呼聲:“飛機通航了!”

                 【眾雀躍。

                 【火紅的太陽冉冉升起,

                 【飛機轟鳴聲劃破長空。

                 【劇終。

    4. 上一篇文章:

    5. 下一篇文章:
    6.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淮劇論壇
      版權所有:鹽城市淮劇團 地址:鹽城市鹽都新區乾坤南路1號 郵編:224005
      聯系電話:0515—88438486 傳真:0515—88406855
      Copyright @ 2011 鹽城市淮劇團,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備案號:蘇ICP備10006542號-2
      年轻的妺妺A片,公车粗大缓缓挤进诗晴,3D精_液_检查动漫手机观看

      <u id="ljra9"></u>
    7. <tt id="ljra9"></tt>
      <wbr id="ljra9"></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