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ljra9"></u>
  • <tt id="ljra9"></tt>
    <wbr id="ljra9"></wbr>
    1. 劇目集錦
      · 古裝劇
      · 現代戲
      · 折子戲
      · 小淮戲
      劇團榮譽

      先進集體

      個人榮譽
      淮劇特輯
    2. 此欄目下沒有文章
    3. 我們的團隊
      ·國家一級藝術監督  徐建東
      ·國家二級作曲  周學伍
      ·國家二級演奏員  宋步宏
      ·國家二級演員  王 磊
      ·主任舞臺技師  陳明
      ·國家一級編劇 陳明
      ·國家一級導演 蔣宏貴
       
      您現在的位置: 鹽城市淮劇團 >> 劇目集錦 >> 現代戲 >> 正文  
      《雞毛蒜皮》第一集劇本
      作者:陳 明    文章來源:陳 明    點擊數:4081    更新時間:2013-3-23
        

      ·十二集淮劇電視劇

       

      十品村官(三部曲)

       

      第一部

       

      雞毛蒜皮

       

      編。宏惷

       

      第一集

       

        物:

      尤三貴:男,五十多歲,村民小組長。

      胡玉花:女,五十多歲,人稱三寡婦。

      陳曉蕓:女,二十多歲,胡玉花的女兒。

      田阿根:男,二十多歲,胡玉花家的幫工。

      孔寅洋:男,五十多歲,曾是風水先生,人稱孔陰陽。

      孔瑜琳:男,二十多歲,孔寅洋的兒子。

      劉長發:男,五十多歲,村民。


      1
      、村民劉長發的新宅地基工地(日·外)

       

      【特寫:一只風水羅盤放在地基中央。

      【一只手入畫,悠悠轉動著羅盤。

      【工地上的村民們圍著孔寅洋,孔寅洋故弄玄虛地朝羅盤指針的方向瞄了瞄。然后隨著風水術語轉動著身子。

      孔寅洋:手捧羅盤面朝南,屋前屋后金水潭;手捧羅盤面朝東,華堂賽過龍王宮;手捧羅盤面朝北;多子多孫多壽福;手捧羅盤面朝西,官運亨通金榜題。

      【村民們齊聲叫好。

      劉長發:孔先生,這么說,我家房子能建在這塊地上?

      【孔寅洋悠悠地晃了晃頭。

      劉長發:太好了。ㄞD身)二狗子、三棒子、金塔、銀鎖,開夯!

      孔寅洋:慢!

      【孔寅洋朝南方遠處看著。

      【正前方遠處有一個養雞場。養雞場的主人是人稱三寡婦的胡玉花。

      劉長發:孔先生,怎么啦?

      【孔寅洋轉著羅盤不斷掐算著,皺著眉頭直搖頭。

      劉長發:孔先生,到底怎么啦?

      孔寅洋:(搖搖頭)不好說,不好說……。

      劉長發:(遞上一支煙)孔先生,有什么櫛翹,請你直說。

      孔寅洋:(還是搖搖頭)不好說,不好說……。

      劉長發:(掏出50元錢,塞給孔寅洋)孔先生,為了蓋房子我苦了十幾年,請你千萬千萬幫我把把關。

      孔寅洋:長發,既然你這么信得過我,我就直說了吧。(唱)

      孔寅洋:(唱)

      這房基陰陽顛倒不順向,

      水火同脈柔克剛。

      門朝東開財運擋,

      門朝西開壽不長。

      門朝北開陰氣旺,

      門朝南開……哎呀呀,正好對著養雞場。

      劉長發:(白)三寡婦的養雞場礙我家什么事?

      孔寅洋:(唱)

      常言道雞鳴早晚必沖撞,

      三寡婦屬蛇你屬羊。

      更何況蛇膽包天敢吞象,

      只怕你連皮帶骨被吃光。

      這輩子福祿壽財全無望,

      我勸你另擇房基免禍殃。

      劉長發:!這可怎么辦?

      孔寅洋:換地方,這里不能蓋。

      劉長發:孔先生,審批宅地,手續很麻煩,有沒有辦法解一解?

      孔寅洋:辦法倒是有。

      孔寅洋:(唱)

      你必須破財免災把門上

      借她門前做道場。

      豬頭三牲供桌上,

      點起四炷萬壽香。

      我一手握住斬妖劍,

      一手托住百寶箱。

      洋鼓洋號請一趟,

      從雞場繞到她屋中央。

      我包你財源滾滾潮水淌,

      到時候跨過小康成大亨。

      劉長發:好!我這就去求三寡婦!

       

      2、胡玉花家(日·內)

      【胡玉花拍案而起。

      胡玉花:放他娘的屁!

      劉長發:老姐姐,你別發火!孔先生也是為我好,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

      胡玉花:長發,都什么年月了,你還信他這套騙人的鬼話?

      劉長發:老姐姐,這不是圖個吉利嘛!他既然說了,這道場不做,就是房子蓋成了,我這心里呀,要堵一輩子。

      胡玉花:別信他胡說八道。走,我去找這個鬼陰陽,讓他當面說清楚!

      【胡玉花風風火火沖出家門。

      劉長發:(跟著)哎哎,老姐姐!老姐姐……

       

      3、村民劉長發的新宅地基工地(日·外)

      【孔寅洋仍在劉長發新宅地基工地上轉悠。

      【幾個村民圍坐在河邊打牌。

      【胡玉花怒沖沖跑來。

      胡玉花:孔陰陽!你捧著羅盤騙錢,騙到我三奶奶頭上了!

      孔寅洋:哎哎,三寡婦,你不要胡說八道,什么騙錢?看風水是知識產權你懂不懂?

      【村民們圍了過來。

      胡玉花:什么狗屁知識產權!迷信活動。ǔ

      你東游西蕩搞迷信,

      手拿羅盤裝鬼神。

      騙吃騙喝把日子混,

      我問你兒子面前怎做人。

      孔寅洋:(唱)

      看風水自古是學問,

      談學問和你說不清。

      斗大的一字都不認,

      管閑事先要脫盲再逞能。

      胡玉花:(唱)

      我沒有文化心術正,

      你滿腹文水坑騙人。

      這閑事別人不管我敢問,

      姑奶奶天生是你大克星。

      孔寅洋:(唱)

      克星克掉丈夫命,

      落得個寡居苦伶仃。

      爹爹天生命就硬,

      橫豎不怕你掃帚星。

      胡玉花:(怒不可遏)孔陰陽!你絕子絕孫絕八代!

      【胡玉花惱怒之下一把搶過孔寅洋的羅盤,扔進河里。

      孔寅洋:(被激怒了)你這個掃帚星!你這個喪門星!你要守八輩子寡……

      【孔寅洋與胡玉花扭打起來。

      【村民們圍上去勸架。

      孔寅洋:……你個臭寡婦!爛寡婦!偷漢子的寡婦!

      【孔寅洋隨口的唾罵激怒了胡玉花,胡玉花對著孔寅洋猛打了一個耳光。

      【孔寅洋跌到在地,揉揉嘴,吐出一顆門牙。

      【孔寅洋一躍身,想還擊胡玉花。

      【村民組長尤三貴趕來,舉起小喇叭。

      尤三貴:住手!

       

      4、一組鏡頭

      【全體村民開會。

      【尤三貴向村民們選讀《村民文明公約》。

      【一位大嫂幫助五保戶大娘梳頭。

      【特寫:“三星文明戶”貼在門框上。

      【一位老漢拉著車艱難地上坡,兩個小伙子跑過來幫著推車。

      【特寫:“四星文明戶”貼在門邊。

      【一群婦女饒有興趣地看著計劃生育宣傳欄。

      【特寫:“五星文明戶”紅旗掛上一村民家的正堂。

      【尤三貴挑著一擔水倒進了孤寡老人的水缸。

      【……。

      【伴著以上畫面,出現畫外合唱:

      鄰里相親互照應,

      家庭和睦孝雙親。

      不賭博,不超生,

      文明公約要記清。

      家家戶戶爭先進,

      門頭高高掛五星。

       

      5、村民會場(日·外)

      【尤三貴正在對村民們講話。

      尤三貴:喂,大家靜一靜,現在開會了。趙旺發補交了去年的兩項上繳;錢秀英做了結扎手術;張小芹搞好了婆媳關系;曹銀鎖一年沒有跟人吵架……現在,本組長為這四家授上“五星文明紅旗”。

      【眾鼓掌喝彩。

      尤三貴:從此,我們村民小組,除了兩家“四星戶”,其他各戶全部掛上了“五星文明紅旗”。這兩家“四星戶”我就不點名了……

      【孔寅洋耷拉著腦袋。

      【胡玉花沖著孔寅洋瞪了一眼。

      尤三貴:希望這兩家加油,不要拖了我們村民小組“滿堂紅”的后腿。

       

      6、孔寅洋、胡玉花兩家門前(黃昏·外)

      【兩戶人家緊靠一起,東邊是孔寅洋家的平房,西邊是胡玉花家的樓房。門前是一條河,屋后有條路。沿著兩家屋山頭朝南至河邊,插了一道竹籬笆,算是兩家的“三八線”。由于風吹雨淋,籬笆已稀疏斷塌,矮的地方能夠一跨而過。

      【孔寅洋門前的敞棚下放著一張小木桌,桌上放著收錄機、鋼板、鐵筆和刻印好的小冊子。收音機里正播送著農村風格的音樂。

      【孔寅洋得意地將一幅“出售致富信息”的布幡高高掛起,然后回到敞棚下。

      【收音機里傳出主持人的聲音:聽眾朋友們好,又到了《致富經》欄目與您見面的時間。今天,我們請來了省農科院的王大進教授,請他給大家講幾條能讓農民致富的“致富經”……。

      【孔寅洋聽著、記著……。

       

      7、小河·岸上(黃昏·外)

      【胡玉花的女兒陳曉蕓劃著小木船在小河面上行駛。

      【河岸的小路邊,孔寅洋的兒子孔瑜琳正蹲在路邊搗鼓著自行車。

      【陳曉蕓看到了河岸上的孔瑜琳。

      陳曉蕓:瑜琳哥,你怎么啦?

      孔瑜琳:曉蕓!啊呀呀,車子的鏈條壞了。

      陳曉蕓:能修好嗎?

      孔瑜琳:不行。鏈條斷了。

      陳曉蕓:那上船吧!

      【陳曉蕓將小船靠了岸。

      【孔瑜琳將自行車扛到船邊,陳曉蕓接過自行車。

      【孔瑜琳縱身一躍上了船。

      孔瑜琳:曉蕓,我來劃。

      【孔瑜琳將船劃起,陳曉蕓背朝前方坐在床頭,看著孔瑜琳。

      【孔瑜琳在船尾劃著船,看著陳曉蕓。

        唱: 柳絲隨風相依偎,

      黃花彩蝶眼前追。

      孔瑜琳:(唱)

      水中雙漿慢慢剪,

      蕩起浪花輕輕飛。

      陳曉蕓:(唱)

      兒時友情又重現, 

      兩小無猜映眼簾。

      孔瑜琳:(唱)

      蘆蕩深處同戲水。

      陳曉蕓:(唱)

      菜花叢中抵足眠。

      孔瑜琳:(唱)

      童年往事細回味。

      陳曉蕓:(唱)

      回味同年更覺甜。

      他如今省城讀書將畢業,

      我在家創辦雞場整四年。

      眼看他躊躇滿志宏圖展,

      我卻是根植鄉間一棵葦。

      嘆只嘆城鄉有別不相配……

      孔瑜琳:(唱)

      盼只盼童年舊夢紅線牽。

      無奈兩家有宿怨,

      時常沖突起烽煙。

      我也曾瞞著父親去解勸,

      她母親冷眼相待不攏邊。

      檐靠檐如同敵國邊界線,

      又怎能如愿以償結姻緣。

       

      8、胡玉花家的養雞場(黃昏·外)

      【緊靠胡玉花家西邊的養雞場,胡玉花將一桶水沖到雞食槽上,然后洗刷雞場。

       

      9、孔寅洋、胡玉花兩家門前(黃昏·外)

      【得意地拿起摘錄的信息。

      孔寅洋:又是三條新信息。ǔ

      羊戀草坡鳥戀樹,

      順風順水好行船。

      自從我砸掉羅盤改了過,

      本村里抬頭做人心胸寬。

      多少人靠黨政策致了富,

      我卻在致富路上轉陀螺。

      前些時食品總廠收大蒜,

      剝蒜頭十指疼痛兩臂酸。

      收入微薄人吃苦,

      蒜味熏得眼模糊。

      幸虧我摸準行情忙轉舵,

      出賣信息賺錢多。

      本小利寬輕巧活,

      免得是迷信誤人惹羅嗦。

      【一只大公雞從籬笆洞鉆到“分界線”的這一邊。

      【孔寅洋狠狠一腳,大公雞“啯啯”飛回胡玉花那一邊。

      【胡玉花正從養雞場回到自家門前。

      胡玉花:哪個的豬爪子發癢?

      【孔寅洋立即作打拳狀。

      孔寅洋:二爺我練練少林功夫……

      胡玉花:我家的雞惹你哪?

      孔寅洋:越過了分界線,侵犯我家領土,我就要把它趕出去!

      胡玉花:雞是畜生,只有畜生才跟畜生計較!

      孔寅洋:嘴里干凈些,要不看你是個寡婦,二爺我這雙手不是吃素的!

      胡玉花:三奶奶我手上也沒有種菜,一巴掌打掉你兩顆牙的日子忘了嗎?

      孔寅洋:我孔二是冬天喝涼水,滴滴在心?扇缃癫皇沁^去,我警告你……(邊說邊走到分界凹槽)

      胡玉花:來呀,再跨一步姑奶奶看看?(拿起扁擔來)

      孔寅洋:(連連后退)你家亡人雞子一天到晚嚎喪,雞毛到處飛,滿院子雞屎臭,你家只圖發財,鬧得人家不得安身!

      胡玉花:就是要把你急出紅眼病來喃。ǔ

      雞場雖小倒興旺,

      每天出蛋幾大筐。

      生意興隆財源旺,

      天天見錢稱小康。

      胡玉花:(唱)

      建房時高你家一磚不肯讓,

      現如今二層洋樓正朝陽

      不象你鐵錘敲鑼沒聲響,

      只愁得皮包骨頭象木樁。

      孔寅洋:嘿嘿……(唱)

      辦雞場發血財終無久享,

      我孔寅洋腦力勞動比你風光。

      更喜得兒子生來有志向,

      眼看是小樹成材作棟梁。

      我斷氣有個兒子披麻執杖……

      不象你……

      胡玉花:我?我有的是姑娘,還是全縣有名的養雞能手呢。

      孔寅洋:姑娘?嘿嘿……(接唱)

      可就是手提燈籠引路無光。

      胡玉花:我沒得兒子將來招女婿,奶奶有的是錢,大姆指頭比你腰粗!

      【胡玉花家的幫工田阿根挑著雞飼料來到門前。

      孔寅洋:我兒子是個大學生,過去算是舉人,馬上是國家干部,吃的是皇糧,你拿錢買得到嗎?

      田阿根:二先生哪,你跟三媽相比,是陰盛陽衰。

      孔寅洋:你他媽活脫脫一個地主婆的狗腿子!

      田阿根:三媽,他罵你是地主婆!

      胡玉花:什么?你罵我是地主婆!

      【胡玉花順手端起雞食盆,將雞食盆里剩余的雞食,往孔寅洋身上一灑。

      胡玉花:你罵哪個是地主婆?

      【孔寅洋急了,拿起掃帚掃刮一下泥水坑,將泥水灑了胡玉花一身。

      【兩人隔著籬笆用掃帚和雞食盆對打著。

      【孔瑜琳、陳曉蕓劃著小船靠了碼頭。兩人同時叫喊著。

      陳曉蕓:媽!你們干什么?別打了……

      孔瑜琳:爸!別打了,有話好好說……

      【兩人跳下小船,各自拉勸自己的父、母。

      【尤三貴突然出現,舉起小喇叭。

      尤三貴:住手!

      【眾人大驚,僵立。稍頃,迎向尤三貴,“老組長,老組長……”

      孔寅洋:老組長,她出口傷人,

      胡玉花:老組長,他罵我地主婆!

      尤三貴:都住嘴!全組三十多戶,一百多口人,都是和和氣氣的,就你們兩個活寶,一碰到點雞毛蒜皮就鬧得人不安神不安的!全組都掛上五星了,就你們兩家還是四顆!象你們這樣能掛上五顆星嗎?

      孔寅洋:老組長,是她……

      胡玉花:是他……

      尤三貴:都回去忙正經事去!我自己田里農活還忙不過來呢,就為你們……

      【雙方對峙不動。

      尤三貴:哎!你們眼里還有沒有我這一級領導!相互斗毆,還要摘掉一顆星。ㄓ牵

      胡玉花:聽老組長的,聽老組長的。

      孔寅洋:聽老組長的,聽老組長的。

      尤三貴:看看你們這副樣子,還不把身上洗洗!

      【二人同時走向水碼頭。

      【胡玉花不慎滑了一跤。

      【孔寅洋大笑。

      胡玉花:(發怒)你還笑!水碼頭壞了,你為什么不修好?

      孔寅洋:你為什么不修?

      胡玉花:上次就是我家修的!

      孔寅洋:上次的上次是我家修的!

      尤三貴:你看,你看!兩家合用的水碼頭壞了,誰都不肯修,我命令你們明天一起把它修好!都回去忙正經事去!

      【尤三貴朝著遠處河邊的風車走去。

      【胡玉花、孔寅洋看著遠去的尤三貴,轉而兩人慍怒地對視著。

       

      10、河邊·風車旁(黃昏·外)

      【尤三貴邊走邊唱,來到河邊的風車旁。

      尤三貴:(唱)

      幾年前兩家蓋房爭高矮,

      雙雙舊怨肚里埋。

      無風掀起三尺浪,

      石頭上找縫把桑栽。

      盤盤結結到現在,

      爭爭斗斗不歇臺。

      我必須早把這根疙瘩解,

      繩頭子結到一起來。

      為本組金字橫匾爭一塊,

      在全縣文明村組掛頭牌。

      【阿根端一碗雞蛋從遠處跑來。

      田阿根:老組長,這是蜜糖荷包蛋,三媽說你這幾天氣喘病又發了,經?人!

      尤三貴:氣喘病發不發關她什么事?

      田阿根:三媽這是關心你的。

      尤三貴:少替我添麻煩才是真關心呢……(轉身操起喇叭)各家各戶注意了,明天一早水稻潑澆,不得耽誤農時!……各家各戶注意了,明天一早水稻潑澆,不得耽誤農時!

      【尤三貴邊走邊喊,朝著夕陽走去。

      【阿根呆呆地看著遠去的尤三貴,不解地搖搖頭。

       

      11、小河邊(晨·外)

      【朝霞似錦,笛聲悠揚。

      【彎彎的河流籠罩在淡淡的晨霧中。

      【河邊,孔瑜琳吹著笛子,憧憬著美好未來。

       

      12、胡玉花家(晨·內·外)

      【田阿根在門前的河邊將兩筐雞蛋裝上小船。

      【陳曉蕓在敞棚下的小桌邊算帳。

      【胡玉花在廚房里喊:阿根!

      【阿根應聲從河邊奔進了廚房。

      胡玉花:阿根啊,把這碗雞蛋吃了。

      【田阿根應聲將盛滿雞蛋的碗端出廚房,然后送到陳曉蕓面前。

      田阿根:小蕓,這碗蛋你吃了吧。

      陳曉蕓:你吃吧。你今天要進城賣雞蛋,很累的。

      田阿根:我吃過早飯了,肚里擱不下。

      陳曉蕓:那,你先放下吧。

      【田阿根放下雞蛋碗,道了一聲“三媽,我走啦”,然后躍上小船,小船朝遠處劃去。

      【遠處,孔瑜琳的笛聲悠然飄來。

      【陳曉蕓瞄了瞄廚房里的胡玉花,悄悄朝田阿根劃船的相反方向走去。

       

      13、小河邊(晨·外)

      【孔瑜琳動情地吹著笛子。

      【陳曉蕓來到河邊,依偎在一棵樹干上,深情地看著孔瑜琳。

      【孔瑜琳一曲終了,陳曉蕓鼓起掌。

      孔瑜琳:曉蕓?你怎么來了?

      陳曉蕓:我為什么不能來?

      孔瑜琳:讓你媽看到了,又得挨一頓臭罵。

      陳曉蕓:(嘆了口氣)我媽和你爸,一對老怨家,……正像電影里說的,怨怨相報何時了……

      孔瑜琳:我爸不好。

      陳曉蕓:我媽也有責任。唉……

      孔瑜琳:小蕓。ǔ

      他二人雖有宿怨鬧不止,

      自有春風解凍時。

      婚姻自主莫泄氣,

      細流沖不垮防洪堤。

      只怕高低分層次,

      你是彩鳳我山雞。

      若蒙小姐不嫌棄,

      窮秀才扶搖直上攀桂枝。

      陳曉蕓:(羞澀地一笑)(唱)

      出口咬文又嚼字,

      說話越來越俏皮。

      你有大鵬凌云志,

      我是雛燕梁上棲。

      只怕是大鵬雛燕難比翼,

      你騰得高來我飛得低。

      【孔瑜琳深情地看著陳曉蕓。

      【陳曉蕓羞赧地低下頭。

      【孔瑜琳一把擁住陳曉蕓。

      【陳曉蕓幸福地閉上雙眼等待著孔瑜琳的熱吻。

      【孔瑜琳正要吻陳曉蕓,遠處傳來胡玉花的叫喊:曉蕓——!

      【兩人迅速分開。少頃,兩人恢復了平靜。

      陳曉蕓:瑜琳哥,昨天你說,你正在搞一種新的雞飼料配方?

      孔瑜琳:是呀,如果試驗成功了,我的畢業論文也就完成了。

      陳曉蕓:太好了!我幫你在我家養雞場試驗,一舉兩得。

      孔瑜琳:你幫我試驗?你媽她會同意嗎?

      陳曉蕓:我偷著干?炷媒o我看看。

      孔瑜琳:在家里,走!

      陳曉蕓:你先走,我從這邊走,別讓我媽看見。

      【孔瑜琳轉身離去。

       

      14、孔寅洋、胡玉花兩家門前(晨·外)

      【胡玉花在門前朝遠處叫喊著

      胡玉花:曉蕓——!曉蕓——!這死丫頭,一大早的野哪兒去了?

      【胡玉花一邊喊著,一邊朝遠處尋去。

      【孔瑜琳從屋后繞進自己家。

      【陳曉蕓避過胡玉花,回到自家門前。

      【孔瑜琳從家里拿出新飼料方案跑來。

      孔瑜琳:曉蕓,你看看。

      【陳曉蕓接過新飼料配方仔細看著。

      陳曉蕓:瑜琳哥,這套配方非常有新意,你一定會成功!

      孔瑜琳:謝謝你的鼓勵!

      陳曉蕓:瑜琳哥,這配方給我先配著試一試,看看雞吃了以后效果怎么樣。

      孔瑜琳:那太好了,曉蕓謝謝你對我研究課題的幫助!

      陳曉蕓:(端起雞蛋碗)來預祝你成功!

      孔瑜琳:啊呀,你吃……

      陳曉蕓:你吃嘛!

      【二人相互推搡著,然后又夾雞蛋送到對方嘴里。

      【孔寅洋走出家門,看到兩人如此親密,很不高興。

      【胡玉花正踅回場邊,走上去一把奪過雞蛋碗。

      胡玉花:死丫頭,你骨頭輕得沒二兩了,死家去!

      【胡玉花將陳曉蕓拉回屋里。

      【孔瑜琳尷尬地站在門外。少頃,走向自己家門前。

      孔寅洋:瑜琳,我看你也是骨頭輕得沒一兩了,八輩子沒有吃過雞蛋怎么的?那是雞蛋嗎?是……是糖衣炮彈!

      孔瑜琳:我只吃糖衣,不吃炮彈。

      孔寅洋:不管是糖衣還是炮彈,都不能吃!

      【孔瑜琳乜斜了父親一眼,轉身欲進屋。

      孔寅洋:瑜琳啊,我問你一件事。今天中央臺播了一條信息,說是河南開封的斗雞是個熱銷貨,這個斗雞,怎么個斗法?

      孔瑜琳:就像你跟三媽一樣,見了面就斗,往死里斗!

      孔寅洋:你……你個小畜生,你把老子當作雞子啦!

      【孔寅洋佯追打孔瑜琳,孔瑜琳逃進屋里,孔寅洋追進屋。

       

      15、孔寅洋家(晨·內)

      【孔寅洋進屋時打了個趔趄摔倒,正好一手撐在雞屎上。

      孔寅洋:雞屎?!你看看,三寡婦家的亡人雞把屎都屙到我家了!

      孔瑜琳:啊呀呀!

      【忙扶起孔寅洋,孔寅洋轉身要出門吵架,被孔瑜琳拉住。

      孔瑜琳:爸,算了算了,雞拉屎又不是三媽指揮的。

      【孔瑜琳打水給孔寅洋洗手。

      【孔寅洋洗著手,發現一只雞鉆在桌底下,他躡手躡腳走到門后,悄然關好門,開始捉雞……。

      孔瑜琳:爸,你干什么呀!

      孔寅洋:不用你管!

      【孔寅洋一陣追逐,終于將雞逮住,用一只籮筐罩住。

      孔瑜琳:爸,這可是曉蕓家專門配種的良種雞呀!

      孔寅洋:良種雞更好!我讓它配不了種,孵不了雞!

      【孔瑜琳欲開門出去。

      孔寅洋:站!你想當叛徒,出去告密?

      【孔寅洋把門關死。

      孔寅洋:好好在家寫論文,哪兒都不許去!

      【孔瑜琳無可奈何地進了自己房間。

       

      16、養雞場(黃昏·外)

      【陳曉蕓在養雞場照著孔瑜琳的新配方配制飼料。

      陳曉蕓:(唱)

      孔瑜琳幫我配方搞,

      科學養雞產量高。

      搞配方兩顆心兒緊緊靠,

      好似銀河架鵲橋。

      盼得七夕早早到,
      ……

       

      17、孔寅洋家(黃昏·內)

      【孔瑜琳在樓上的房間里心神不安,幾次想出門。

      【孔寅洋坐在關死的門口聽著收音機,記錄著信息。

      孔瑜琳:(唱)

      我這里左右徘徊愁又焦。

      想給曉蕓把信報,

      借由脫身又無招。

      幾番苦勸全無效,

      父親他如同門神盯得牢。

       

      18、胡玉花、孔寅洋兩家門前(黃昏·外)

      【陳曉蕓從養雞場唱著回到家門前。

      陳曉蕓:(唱)

      瑜琳他一天未曾把面照,

      曉蕓我心緒不寧生蹊蹺。

      他們家門窗緊閉靜悄悄……

       

      19、小河·船上(黃昏·外)

      【田阿根劃著船唱著歸來

      田阿根:(唱)

      賣完蛋日頭西下鳥歸巢。

      今日里欲向曉蕓把心表,

      哎呀呀……這懷中如同揣著炸藥包。

      收纜上岸心發跳,

      雙腿發抖腳打飄。

       

      20、胡玉花、孔寅洋兩家門前(黃昏·外)

      【陳曉蕓在門前打掃。

      【孔瑜琳從窗口探出頭,壓低嗓子喊:曉蕓——!

      【陳曉蕓沒聽見,繼續干活。

      【孔瑜琳急了,縮回去寫了一張紙條。

      【田阿根的小船靠了碼頭,田阿根上了岸系船繩。

      【孔瑜琳將寫好的紙條從窗口扔過來。

      【田阿根走到敞棚口,孔瑜琳的紙條正好打在他的頭上。

      【孔瑜琳將頭縮進窗口。

      【田阿根撿起紙條攤開看著。

      【紙條上寫著:配種的雞在我家。

      【田阿根看了看孔瑜琳的窗口,罵了一聲:“下流!”扔掉了紙條。

      【陳曉蕓從屋里走出。

      陳曉蕓:吆!阿根,回來啦。

      田阿根:哎,回來了。三媽呢?

      陳曉蕓:在雞場收蛋呢?茨阋簧淼暮。

      【陳曉蕓拿毛巾替他擦汗。

      【田阿根閉著眼睛,似乎在享受著一種幸福。

      【陳曉蕓又倒了一杯水遞給田阿根。

      陳曉蕓:阿根,先喝杯涼水。

      【田阿根仍然閉著雙眼。

      陳曉蕓:阿根,你怎么啦?是不是中暑啦?

      【田阿根從混沌中解脫出來。

      田阿根:啊啊,不中不中。哦,曉蕓,這是蛋錢。(掏出小本子)64斤,三塊二一斤,一共是二百零四塊八角。你過過數。

      陳曉蕓:阿根。(拿伍拾元錢遞給他)這錢你收下。

      田阿根:這……不不,你們開我工資了,我不要。

      陳曉蕓:這么熱的天,算是清涼費,拿著嘛。拿著……

      田阿根:這……曉蕓,要不這錢我先拿著,將來,將來……早晚還給你。

      陳曉蕓:將來還給我?什么意思?

      田阿根:噢,沒什么……(見小桌上放著的資料)小蕓,你又搞什么名堂呀?

      陳曉蕓:配制一種新飼料。哎,阿根,你來我家也一年多了,很少看你讀書嘛?

      田阿根:我……我小學沒念完,就怕看書,做粗活沒話。

      陳曉蕓:年輕人沒文化可不行啊,有空我幫你補習補習。

      田阿根:我這人天生就笨……

      陳曉蕓:我看你一點都不笨,我們雞場發展到今天這個樣子,你是有功之臣。

      田阿根:你夸獎了,夸獎了。

      (唱)

      多蒙蕓姐來夸獎,

      阿根實在不敢當。

      將帥兵卒不一樣,

      勞力怎比勞心強。

      你是艄公把舵掌,

      我背纖爬坡理應當。

      只要你蕓姐用的上,

      上刀山下油鍋決不腿軟打退堂。

      【孔瑜琳從窗口探出頭朝這邊看著。

      【田阿根掏出一只化妝盒悄悄放在桌上。

      田阿根:曉蕓,我,我到雞場看看去……。

      【田阿根匆匆走了。

      【孔瑜琳爬出窗口。

      【小蕓拿起桌上的化妝盒略有所悟地一笑。

      【孔瑜琳悄悄走近,小蕓慌忙地將鏡子掩于書下。

      【孔瑜琳躡手躡腳走過來。

      孔瑜琳:曉蕓,配,配種的……

      【孔瑜琳的臉忽然僵住了

      陳曉蕓:瑜琳哥,你,你怎么啦?

      【孔瑜琳的視線看著陳曉蕓的后面。

      【陳曉蕓轉過身一看。

      【胡玉花惡狠狠的站在陳曉蕓身后

      胡玉花:你想說什么?!

      【第一集完

    4. 上一篇文章:

    5. 下一篇文章:
    6.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淮劇論壇
      版權所有:鹽城市淮劇團 地址:鹽城市鹽都新區乾坤南路1號 郵編:224005
      聯系電話:0515—88438486 傳真:0515—88406855
      Copyright @ 2011 鹽城市淮劇團,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備案號:蘇ICP備10006542號-2
      年轻的妺妺A片,公车粗大缓缓挤进诗晴,3D精_液_检查动漫手机观看

      <u id="ljra9"></u>
    7. <tt id="ljra9"></tt>
      <wbr id="ljra9"></wbr>